笔趣阁 >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第673章 流沙河外,吃人猪妖

“这地狱之下,还有谁在承受湮灭之雷的雷罚之刑吗?”观音眉头微微蹙起,这凄惨的声音,听得她有些心烦。

“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当初的天庭妖皇帝俊的残魂,其二就是封神量劫,九龙山吕岳真君”

观音沉默,吕岳她自然知道,当初炼制瘟疫伞,坑杀了数百万人族,直接灭城,被燃灯圣人擒拿了,原来是镇压在了这地狱之下,受湮灭雷罚之刑,至于那帝俊残魂为何在此,她也是有所耳闻,封神量劫可以说是这帝俊残魂一手挑起。

“观音,你此番来,是要让谛听帮你查什么?”

“哦,是吃了那金蝉子转身九世的水妖,此人原是天庭卷帘大将,受不小心失手打碎琉璃盏,被贬下凡间,之前占据了通天河为妖,如今却是不知所踪,他与金蝉子转世孽缘九世,这一世,当是偿还之时,我要降伏了他,让他静待金蝉子转世前来,这一次要护送金蝉子转世前往西天灵山,求取真经。”

地藏王点点头,拍了拍谛听的脑袋,那谛听摇头晃脑,那肥大的耳朵贴在地上,随后那六个金色的圆环叮叮当当作响,片刻之后,谛听抬头“那水妖如今在流沙河的地方落脚”

“流沙河”观音默念了这个地方,随后看向谛听“多谢你了”

那谛听摇头晃脑“菩萨客气了”

“还有一个人,请谛听帮我一并探查了吧”观音笑道。

“何人,菩萨请讲”

“此人也是要皈依我佛的,同样是天庭之人,曾经的天河大元帅猪刚鬣,这人好色成性,觊觎太阴星月神常羲仙子,被常羲打出了太阴星,玉帝为了免除后患,便是将他逐出天界,他在那截教相助之下,从混乱灵界通道逃到了黄泉忘川河之中,最终是投了个猪胎,失去了那一身本事,如今也不知道在何处了”

“待我探查一番”

“菩萨,那猪刚鬣如今在福陵山”

观音一番感谢,便是莲步轻移,往那殿宇外面走去,那地狱深渊之下,凄惨的呼声依旧,只不过观音颂念佛经,丝毫不为所动,那周身佛光普照,脚下莲花绽放,拖着她直接飞出了十八层地狱,来到了酆都城外。

————————————————

此时此刻,那地藏王菩萨却是拍了拍谛听的头“你可甘心一辈子在这里?”

谛听沉默不语。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其实后悔了呢”地藏喃喃自语,看着这谛听,那谛听耳朵之上的六只金环缓缓的飞出,那谛听慢慢的变化了模样,身形瘦小,蹲伏在地,赫然如同一只瘦弱的马猴。

“或许,有些事,倒是可以争上一争,若是能够成功,这份功德足够你修行至准圣境界,甚至是立地成佛,而我也将洗涤这地狱,彻底斩破誓言束缚。”地藏王菩萨缓缓叹息一声,娓娓道来。

那猴子抬起头,眼神意味不明,只不过那最为明显的是,同样也有六耳。

砰。

六道金环再次穿在了那猴子的耳朵上,一瞬间金光闪烁,这猴子便是化作了那谛听,乖巧的匍匐在地藏王脚下,听着地藏王舌灿莲花一般的佛法经文,无数佛光从这殿宇而出,不断净化地狱之中的业力与恶灵之气。

流沙河,东连沙值,西抵诸番,南达乌戈,北通鞑靼,径有八百里遥,上下游千万里远,水流一卷犹如地龙翻身,浪花滚滚如山耸其背,洋洋浩浩,漠漠茫茫,十里开外可闻浪声拍石,此河多险峻,诸岸只有三两白花点缀,聊聊树木杂生。

观音从天而降,站在了这川流险急的流沙河前,驻足沉思。

“却是要让他上来才是”观音手指轻轻一点,却是那无相神柳的柳枝对着那流沙河便是扫来,刹那间,河流两分,化作了倒卷的水波,犹如龙吸狂卷,化作了一道分流,两侧的河流直接被那柳枝扫开,观音一眼看去,那下方一条黑光冲出。

“何人在我流沙河作恶”那叫声响亮,更是凶狠至极的怒骂之声。

只见那水中,一个妖怪跳了出来,长相丑陋,青不青,黑不黑,晦气满脸,长不长短不短,赤脚筋躯,倒是个肌肉虬结的妖物,只见他眼光闪烁,犹如灶底双灯,口角丫杈,如同屠家火钵,獠牙外露,红发蓬乱,一声叱吒犹如雷吼,两教踏浪,犹如奔波。

“你是何方来的女菩萨,嘿嘿,莫非是要与我结个善缘?”这獠牙外露的水妖,手里拎着根宝杖,上下打量观世音,嘴角快要咧开到耳根了。

“不错,我便是要与你结个善缘。”观音也不着恼,却是将那杨柳一收,随后看向了那水妖。

“哈哈哈哈,那就随我到洞府之中,好结个善缘”这水妖话虽如此说,但是手中宝杖,却是直接对着观音砸来,哪里有半分要结善缘的模样,那是要分个生死。

观音周身佛光绽放,手指轻轻一弹,那水妖砸来的宝杖,直接倒飞而出,一下子弹在了那水妖脑门之上,打了他个七晕八素。

“你,你到底是何人?”这水妖看着周身宝光,身后一轮金日,散发无尽佛光的女菩萨,惊得不敢造次,眼神闪躲。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吾乃南海观世音菩萨”

“原来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法身降临,小妖不知何处得罪了观音大士,以至于大士亲自来捉拿小妖”那水妖哭丧着个脸,跪在水波之上。

大慈大悲观世音,他在人间为妖这么多年,还是听说过的,但是没想到,今日竟然会找上门来,看来今日是命休矣。

“你这脖颈之上的骷髅头从何处得来?”观音看着水妖脖颈之上的九个骷髅头,叹了一声,随后问道。

“菩萨,小人,小人也不想吃人啊,小人原本也不是妖,我本为天上神仙,是凌霄殿内侍奉銮舆的卷帘大将,只因自己在一次蟠桃盛宴之上,失手打碎了琉璃盏,玉帝把我压上了斩仙台,刀斩八百下,还被贬下凡间,落得如此模样,而且之后还派那天兵每七日一次,用飞剑穿我胸肋百余下,每日疼痛难忍,此番折磨了我百年,而我极寒难忍,最终才成了食人的妖物,至于这骷髅头,不瞒菩萨,我在人间吃了许多人,凡是吃过的人头,皆是抛入河中,沉入水底,唯有这骷髅头的主人,每次皆是那要嚷嚷着前往西天取经的,被我吃了之后,也是如同往常一般,将那骷髅头抛走,但是怪哉的是,这骷髅头竟然浮在水面,再不能沉,我以为这是什么异物,索性便是用绳儿穿起,闲来时,拿着玩耍一番。“

“你这孽障,你可知你吃的是何人?”

“小人不知,小人自知罪孽深重,还请菩萨大慈大悲,开恩,绕过小人性命,小人愿意皈依我佛,寻求正果。”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哼,你吃的那九人,乃是我西方佛祖的徒儿金蝉子的转世,为了到西天求取正经,每次都走那通天河过,你却倒好,直接将他九世转世全部给吃了,你这般孽缘,真是死万次都难赎罪。”观音也是一脸怒色的看着这水妖。

“小人不知那是佛祖弟子转世啊,小人罪该万死,只求菩萨开恩,能够饶恕小人性命,小人愿意将功赎罪。”

“也罢,我受佛祖旨意,要为第十世的金蝉子转世寻个护道者,你既然与金蝉子有九世孽缘,我今日便饶恕你,你且入我佛门,跟随金蝉子转世,一起前往西天求经,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以后上了西天拜佛求取真经,到时候功德自成,天庭之罪也可免去,自己也可证得正果。”

水妖一听大喜“多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小人一心皈依我佛,此番定要护送取经人前往西天求取真经,用心服侍师尊。”

水妖将这骷髅项链取下“菩萨,此物是否要收回?”

观音一看,摇摇头“你且戴着吧,在此再忍受一段时间,切记,不可再吞噬人类,等到以后取经人来此,自然会点化你,那时候,便是你的造化。“

“多谢菩萨点化,小人将在流沙河之中等待取经人的到来。“水妖恭敬跪在那波浪之上,双手合十,对着观音菩萨便是纳头便拜。

“嗯,你且起来吧。”观音看着这丑陋的水妖,随后直接一指点出,顿时那水妖的模样被改变,头发缓缓的褪去,依旧是虬髯模样,原本黝黑发青的脸色,也不似那般难看,倒是仿佛一个身形魁梧的虬髯汉子。

“多谢菩萨点化。”那水妖双手合十,再次拜谢。

“你在这流沙河修行,便以沙为姓,我在给你起个法名,叫做沙悟净,就当是入了沙门。”

“是,沙悟净受教,谢菩萨。”

==============

观音很快便是离开了这流沙河,心里对着水妖也有了几分改观,希望他这一世可以如他所说,相助取经人顺利到达西天灵山去吧。

她一路南行,却是很快便来到了了那福陵山,这山也在南瞻部洲,此番观音驻足于虚空,眉头紧蹙。

“这等妖气,这猪刚鬣到底吞食了多少人?”

只见那下方一座座连绵高山,其中一座山脉之中,恶气遮漫,从虚空看去,犹如黑云笼罩,她凝神看去,那下方有着一众小妖,还有一个黑皮的猪妖,正躺在那边晒太阳,惬意的用那钉耙齿挑着獠牙缝,一丝丝带血的肉丝,缓缓被他剔了出来。

“这厮简直是无法无天。”观音一脸怒色,直接下了山头,杨柳枝一甩,那漫天的黑云被驱散。

下方一众小妖皆是几哇乱叫,“大王,不好了,有个女菩萨下来了。”

那黑猪精直接扑腾跳起,拎着手中钉耙,双眸盯着虚空看着,待看清来人,噗通,吓的手里的钉耙也掉下来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小,猪刚鬣拜见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此刻的猪刚鬣,哪有当初在天庭当那天河大元帅时的风光,而且当初最起码是个人的模样,长相虽然不俊朗,但至少也能够看得过去,而如今这幅德性,简直是不忍直视。

只见他卷脏莲蓬吊搭嘴,耳如蒲扇显金,獠牙锋利如钢锉,长嘴张开似火盆,一顶金盔腮边系,勒甲丝绦蟒退临鳞,活脱脱一只野猪精。

“你投了猪胎,怎么会成了这般模样?”观音看着他,不由自主的问道。

“唉,菩萨,小妖也是不得已啊。”猪刚鬣噗通跪下,他可是知道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但是这并非对他这种吃人的猪妖的,怕是超度他还差不多。

“我当初被破从天河而下,趟过了黄泉忘川河,结果我的肉身被毁,无奈投入了猪胎,这天罡之身却是再也不复存在了,而我投了猪胎之后,也曾想要好好修行,但是修行艰难,这人间界的灵力哪能及得上那天庭,我这些年苦修,也不过小小天仙,而之后我辗转在各路妖王手下,最终流浪到了这福陵山,山中有一洞,叫做云栈洞,原来有个卵二姐,她,嘿嘿,找了我为倒插门的女婿,所以我就留在了这福陵山。”

“卵二姐?”观音眉头一蹙,倒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妖怪。

“她是个灰兔精,只可惜一次外出,被一头豹子精给吞了,唉,可怜我那二姐,我本想找那豹子精报仇,但奈何他不得,而那豹子精实力与我相彷,结果打杀不了他,被他逃之夭夭,不得已,我就留在了这云栈洞,做了这里的妖王,吃人为生,万望菩萨恕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前这位可是佛门果位菩萨,实力强悍,打杀自己,不过一招的事情。

“你啊你,从天庭贬入凡间,却是不减凶性,吃了这么多人,伤生造孽,你这罪孽也是深重的很,若是自己想要有个前程,就莫要做自毁前程的事情,我知你心高气傲,但如今你所作所为,已然是放弃了大道了”

“菩萨,我猪刚鬣也曾为一方天河元帅,本有大好前程,但那玉帝非要针对我,我如今落得这副田地,自知罪孽深重,但还望菩萨能够开恩,度化了老猪吧,老猪愿意皈依佛门,从此吃斋念佛。”

相关推荐:超武文娱超级武道超武宗师大象无形曾国藩开个诊所来修仙终极狂兵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斗罗之从被比比东收徒开始兼职老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