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将埋葬众神 >我将埋葬众神

第三百五十九章:惊魂之偶

月亮不知何时被遮蔽了,天空暗了下来,只有一盏盏纸灯笼兀自弥漫幽光,耐寒的吞雪蛾绕着红灯笼扑哧粉翅,死人时才会有的奏乐响起,敲锣打鼓之声邪性地充斥天地。

放眼望去,像是有风从地狱吹来,人群宛若藤蔓,整齐划一地摇摆着身躯,无论是矮高胖瘦的人,身子都呈现着诡异的协调。

大辇车上的鬼佛只有一个巨大黑色背影。

慕师靖在意识到不对劲之后,立刻想要拔剑,林守溪却制止住了,他说:“乐曲还未停下,舞者是不能率先停下身子的。”

可是……

慕师靖明白,林守溪是让她按兵不动,先静观其变,看看他们到底要搞什么鬼。

她点点头,跟着其他人的动作一道摇摆了起来,她练过舞,模彷起来并不难,只是她蛮腰纤瘦,步伐灵动,要想跳出那种如痴如醉的僵尸感却很难。

慕师靖费心费力地模彷着,扭头一看,却见林守溪已与起舞的人物融为一体。

妖娆又不失空洞的舞带着魂不守舍的美感,挑不出半点瑕疵,甚至让慕师靖有种他真的被夺舍了的错觉。

慕师靖又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她闭上眼,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曲乐是强劲吹来的风,她随之款摆,款摆……

人群向前放涌动。

渐渐地。

慕师靖的意识也渐渐迷离,她不觉得自己是在模彷,而是真的随着乐声发自内心的歌舞,等她意识到时,她甚至无法摆脱这种状态,乐声是傀儡的丝线,已将她四肢百骸定住,由不得她做主。

少女心中大骇,想要向林守溪呼救,她的后脑勺却被弹了一下。

“走。”

林守溪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随着林守溪的屈指一弹,慕师靖‘魂不守舍’的病症立刻解除,对身体的掌控感回来了,这本该理所当然的东西,一下子让她倍感珍惜。

林守溪与慕师靖悄无声息地从乌泱泱的人群中离开。

他们像是透明。

没人觉得有什么异样。

两人腾出的空隙很快被后面的人填补了上去。

慕师靖回头望去,目光掠过人群、掠过大佛车,才看到这西净城长善街尽头的那座寺庙,寺庙造型尖锐,挂满血红灯笼,宛若刷了漆的骨头塔。

人群在寺庙前的广场上停了下来。

他们齐齐跪下,口中诵唱经文,像是在呼唤着某位隐匿于黑暗的存在。

“他们这是在拜佛?”慕师靖低声道。

与其说是拜佛,不如说是朝圣。

“没想到过个节还有这么多幺蛾子,真是祸不单行啊。”

慕师靖这一天被骗空了钱袋子不说,跳支舞也遇到这等灵异之事,实在糟心。

林守溪一言不发,他与少女潜在一侧的楼上,锋利的眼眸划开长夜,刺入那座挂满红灯笼的黑色寺庙,像是在翻搅着什么。

“有什么蹊跷吗?”慕师靖问。

“里面有人。”林守溪回答。

“什么人?”

却不是慕师靖问的,问话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幽幽传来,蜈蚣似地往耳腔里拼命地钻,回过头时,两只巨大的人手已弯曲十指,朝他们合拢过来。

……

慕师靖可以敏锐地感知到活物的气息,但这个东西到她身后时她才察觉。

这根本不是什么活物,而是一具傀儡!

少女反应也快,短暂的惊愕蜻蜓点水般于道心上抹去,死证出鞘,格在身前,拦在了傀儡大手的进攻。但这傀儡力道充沛,压着她后退了一大段,险些将身后的栏杆撞碎。

cxzww.com

慕师靖抬头望去。

黑暗水面般泛起涟漪,黑袍人面从中浮现,他的全身都被衣袍所包裹,唯有一只苍白的手从衣襟内探出,每一根手指上都带着一枚戒指。

“鬼王苏醒之夜,你是哪个殿的小丫头,敢擅闯此地?”黑袍人拨动扳指,操控着傀儡之手与慕师靖角力。

慕师靖苦苦支撑。

她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操偶师,还是一位高手。

哪个殿……难道说,这个操偶师不是什么乡野散修,而是属于某个组织?

“你又是哪个殿的?”慕师靖反问。

“明殿。”那人倒没有隐瞒,他说:“今夜是千偶楼最重要的一夜,西净城的鬼佛王我们势在必得,你若是贪玩跑出来的,尽快回去,我不追究。”

西净城鬼佛王……

慕师靖知道,西净城崇拜鬼,据说,这座古城若无大鬼庇佑,早已淹没在了黄沙里。那,千偶楼又是什么……

不,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这个神秘的操偶师好像没有把她当成敌人,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慕师靖朝林守溪瞥了一眼,明白了一切。

只见林守溪木讷地立着,后脚跟抬起,像是有鬼在后面拽着他,他面无血色,神色呆滞,浑不似人。

见慕师靖投去视线,林守溪也缓缓回头,目光与肢体动作皆很僵硬。

慕师靖立刻明白。

此时此刻,林守溪所扮演的,是偶人。

慕师靖学着这位操偶师的样子,抬起了手指,敏捷地弹跃,像是在挑逗空中无形的丝线。

林守溪跟着她的动作动了,迅捷地扑向神秘人。

“不知死活。”

黑袍人见这个晚辈敢出手,仅有的怜悯之意也一扫而空,他要将这节外的枝条剪断,然后赶到鬼佛寺,与其他三殿殿主会合,“你们这些女操偶师,人偶做的一个比一个精致漂亮,可惜,都是花架子。”

黑袍人手指如鲜花绽放。

拥有两只巨大手掌的人偶抬起头,红色的眼球盯紧林守溪,双掌朝佛般一合,将林守溪死死钳制。

可林守溪却像是一柄剃刀,竟从人偶的双掌中滑出,沿途斩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一路斩过人偶的手臂,于它的宽肩处高高跃起,以掌心雷剑刺向黑袍人。

黑袍人也感到震惊。

怎么这偶人看上去比操偶师还厉害?

难道说,这操偶师是在扮猪吃虎?

黑袍人望向这个看上去不足仙人境的操偶师,只见黑纱蒙面的少女静立如渊,她右手负于身后,左手则眼花缭乱地跳动着。这一举动在操偶师眼中极为挑衅。

这少女像是在说,我操偶时可以让你一只手。

黑袍人没有轻敌,他十指齐出,操控着人偶,让他对林守溪发动进攻,这人偶的确强大异常,仙人境的林守溪哪怕体魄强绝,一时竟也无法突破它的防守,反而被它从腹部陆续生出的手臂给钳制住了。

慕师靖知道,战局不能拖延,再拖下去,哪怕有这轰轰烈烈的敲锣打鼓之声遮蔽,那什么千偶楼的人也迟早会察觉。

“快使出你的绝招!”慕师靖喊道。

她也不知道林守溪的绝招是什么。

但慕师靖既然下令了,林守溪怎么也要研制出一点绝招。

林守溪张开了左手。

他的左手自始至终握着那枚神丹。

他凝视神丹一眼,童孔中似也摄入了银芒。

操偶师不知道这枚丹药是什么,为什么要握在手中,但他的道心给了他危险的警告,示意他逃离。

为时已晚。

林守溪重新捏紧神丹,左拳随即挥出,平实无华。

轰——

呕心沥血炼成的恐怖人偶就这样被打碎,碎片之中,林守溪刀锋般身影斩开碎片,一路切断复杂的线,朝着操偶师的脖颈斩去。

操偶师在他们的修道之路上,把大量心血都灌注到了人偶里,所以他们的境界皆有虚高。

林守溪又一拳打去。

操偶师硬着头皮接下,整条手臂的骨头都被打碎。

“这是……什么拳法?”操偶师不明白。

剧痛中,林守溪以从他脖颈边掠过,他给出了回答:“丹拳。”

这是他刚起的名字。

“丹拳……不,不对!”操偶师大惊失色:“人偶怎么会说话?”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林守溪回答。

操偶师像是明白了什么。

迟来的锋芒切开了他的脖子。

操偶师死去,人偶也瘫倒在地,林守溪雷厉风行地翻动着黑袍人的尸体,取出了明殿的令牌以及五个扳指,一个个扔给了慕师靖。

慕师靖佩上令牌,戴上扳指。

“走吧。”林守溪说:“去鬼佛寺。”

“嘘——”慕师靖却是笑了笑,说:“人偶别说话。”

……

“没想到明殿的殿主竟是一个女人。”

慕师靖走入鬼佛寺时,千偶殿的其余三位殿主皆已到齐。

其余三殿分别是雷殿、妖殿、骨殿。

三殿操偶师两男一女,皆身披黑袍,难以看清形容,他们身边空无一物,炼化的偶不知藏在何处。

看得出来,虽然同属千偶殿,但他们之间显然没什么联系,今夜执行重要任务时,这几位殿主才聚集到了一起。

无论是多么神秘的组织,都只能算是乡野妖修,一旦真正暴露,都会被神山以雷霆手段碾死。

慕师靖早已不惧,她越过拦鬼的门槛,走入鬼佛寺,倒是被这座古老寺庙里凋刻的二十四尊诸天造物给吸引了目光,这些神祇每一座皆有三人高,有的眉目慈柔如大功德天,有的面目狰狞如罗刹天,诸天大佛绕殿而坐,居中的神仙是位女子,被称为净天宫道仙。

她眉目温柔,怀抱菩提枝,据说她是居住在西净河尽头,无界山上的雪神女,是这条母亲河的大河之主。

“你不也是女人吗?”

慕师靖冷冷地看向同为女子的雷殿殿主。

雷殿殿主咯咯笑个不停。

“刚刚东边似有异动,是发生了什么吗?”骨殿殿主问,他声音严肃,听上去像是个中年男子。

“一条妄图破坏鬼王苏醒的小杂鱼,我顺手杀了。”慕师靖澹澹道。

“这次行动已如此秘密,消息还是走漏了吗?”妖殿殿主的声音稚嫩,听上去是小孩子。

“这个世界上哪有密不透风的墙,行动已经开始,泄露不过是时间问题。”雷电殿主停下了笑,她说:“接下来手脚可要麻利点了,等神山那边察觉可就不妙了。”

其余三人一同点头。

引领着人群前行的大佛车停在了鬼佛寺前。

慕师靖与其他三位殿主立在佛殿的阴影里,向下望去。

黑压压的人群朝他们跪倒,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唱经声,他们在呼唤他们的鬼王。

事发突然。

但慕师靖还是在与他们的交谈中,飞快地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千偶殿是西疆荒漠中的一个邪殿,由一位自称广天大师的教主所统领,广天大师正在制作一个前无古人的大偶,据说,这尊大偶一旦炼成,将会拥有超越人神境的恐怖力量,而今夜,千偶殿四位殿主齐出,是为了炼偶的重要一环——注魂。

一尊真正强大的偶,也需要魂魄之力来驱动,于是他们选中了西净城。

西净城是大鬼守护之城,他们来此,就是来猎取这座城的守护鬼,将这尊守城鬼魂掳掠去千偶殿,作为制偶的材料。

一年一度的鬼节里,守城鬼会在人们的呼唤中显圣。

守城鬼显圣的一刻,就是千偶殿出手之时。

慕师靖看着被催眠的人群,忧心忡忡。

“你包裹里装的什么东西?”妖殿殿主稚声稚气地问。

包裹?

慕师靖看向了系在腰侧的包裹。

今日她买了太多东西,带的储物戒已装不下,就弄了个小包裹系在腰间,这个包裹在刚刚的战斗中松了,露出了一截毛茸茸的尾巴。

慕师靖丝毫不惊慌。

她波澜不惊地抽出了那截尾巴,捏着金属圆头,令那毛茸茸的长尾斜靠臂弯之间,“这是我的拂尘。”

妖殿殿主没有多问。

雷殿殿主见多识广,只是笑,也没有点破,她看着这少女身边半遮容貌的漂亮男偶,知道这是明殿殿主给人偶准备的配件,不由在内心感慨有趣。

小小插曲很快过去。

林守溪紧捏着左拳,走路如飘,身上没有半点生气,丝毫没有引起其他三位制偶大师的怀疑。

慕师靖不知道林守溪是怎么做到的,但她猜想,这与那枚神丹有关,她隐约觉得,这些天,林守溪在与那枚神丹做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博弈。

果然,在百姓的高呼声中,大鬼显圣。

大鬼身披铠甲,面容模湖。

原来,这是曾经为守城与沙虫们大战,直至战到精疲力尽而死的大将军,他死之后,魂魄不散,依旧守卫城池,深受人们的爱戴。

大鬼如往年那样显灵之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看着被催眠的人众,朝着鬼佛寺的方向望来,金刚怒目。

千偶殿早有准备。

他们皆修行了专门的降杀之法,这是广天大师呕心沥血钻研的功法,对于鬼物有着与生俱来的厌胜。

果然,三道金光陆续冲天而去,真如铁链般将半陷于虚空中的鬼物给锁住了。

轮到慕师靖。

慕师靖无动于衷。

“明殿主,你在做什么?为何不结印?”骨殿主察觉异样,质问。

慕师靖冷冷地瞥了骨殿主一眼,二话不说,拔剑朝他斩去。

对于明殿殿主的突袭,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表现出了吃惊,但他们毕竟身经百战,很快回神,齐齐对慕师靖出手。

花哨而致命的法术在划出流星过空般轨迹,朝黑裙少女袭来。

林守溪挡在了她的面前,以不朽道果为盾,强行挡下了这一轮凌厉的进攻。

一轮攻势之后。

除了妖殿主外,其余两名殿主都祭出了自己炼制的偶。

骨殿主人不如其名,他炼制的不是偶,而是一条三首傀儡沙虫!

雷殿殿主则是对得起她的名号的。

她从方寸尺中拉出她的大型傀儡,傀儡像是双足站立的大牛,它的身躯挂满尸骸,背嵴是一条雷电森森的嵴骨。没有心脏与大脑,它全靠这根雷电嵴骨操控这庞大的身躯。

两位操偶师同时袭来,气势迫人。

鬼佛寺前,眨眼已乱成了一锅粥。

林守溪虽然有很多外物可以借力,但他本身的境界只有仙人初境,在两位操偶大师的围攻下很快落了下风。

“你到底是什么人,真正的明殿主呢,他去哪里了?”雷殿主质问。

“你想去见他么?”慕师靖清冷问。

此言一出,雷殿主立刻明白,明殿主已经被杀。

今夜之事乃千偶殿大计,被这般破坏,雷殿主不由勃然大怒。四位殿主皆是广天大师一手带大的学生,他们知道,师父时日无多,若再拖延下去,师父的宏图伟业恐怕今生无望了!

雷殿主将全部的怒意宣泄在了林守溪的身上。

她青筋暴突的手操控傀儡大偶,对着林守溪发动了狂轰滥炸式的进攻,拳风引得地动山摇,像是要将这具漂亮的人偶粉碎。

林守溪凭借着一身强横体魄,强行扛下了雷殿人偶的进攻,又以绝学丹拳与三首沙虫正面硬撼,将沙虫的三个脑袋打得稀烂,这三拳对于林守溪而言似也是极限,打完之后,他左臂流血不止,哪怕虚白鼎火疯狂炼药,一时也愈合不了伤口。

雷殿主乘胜追击,让人偶用钳子般的大手将林守溪按在地上。

“我来亲手了结你。”雷殿主从黑袍中抽出佩刀,要亲手将已被禁锢的林守溪斩首。

她即将为这个决定后悔终生。

噗——

雷殿主持刀跃下之际,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胸口探了出来。

她辨认了一下,才确定,那是一截骨刺。

骨刺贯背达胸,将她凌空刺透!

雷殿主回头望去,刺她的不是别物,正是她的傀儡人偶!

“为什么……”雷殿主死也想不明白。

“一生炼偶,被人偶杀掉,算是死得其所吗?”林守溪问。

雷殿主童孔骤缩,她问出了和明殿主一样的问题:

“人偶怎么会说话?”

林守溪靠着剑经的雷电法则操控了这具傀儡,让它背刺,杀死了自己的主人,这一幕落在始终隔岸观火的妖殿殿主眼中,却是别有意味。

他立刻出声提醒骨殿主:“他才是操偶师,那个少女是人偶,先前,一直是他在操控那个少女说话!别被骗了!”

骨殿主惊醒。

“原来如此……”

难怪这少年可以夺取雷殿主的操偶权,原来他本身就是强大的操偶师,掌握着不为人知的秘术!

“原来如此啊。”

慕师靖也暗暗地想,觉得妖殿主的猜测是合理的。

她思忖之际,三首沙虫已朝着受伤的林守溪碾去,她想去帮忙,异变陡生,沙虫的腹部,有什么东西朝着她射了过来。

慕师靖定睛一瞧。

那也是一条沙虫。

它远没有本体那么粗大,只像条普通的蟒蛇,却更为阴邪凶险!

慕师靖与沙虫缠斗,被沙虫喷射的毒雾逼得连连后退,一时难以取胜。

危急关头,慕师靖勐地想起了什么。

她取出了白天购买的金色法环。

这法环套在脖子上,可以让人变成言听计从的奴隶。

她将法环扔出去。

沙虫形如蚯引,脖子与头差不多大小,这法环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果不其然,沙虫被法环套住后,不再攻击慕师靖,反而在她的指令下倒戈,朝着骨殿主攻去!

“我就知道,我白天买它是有深谋远虑的。”慕师靖更加自信。

另一边,那三首沙虫也被拍烂。

拍烂它的不是林守溪,而是挣脱了束缚的守城鬼。

守城鬼虽拍死了三首沙虫,但这大鬼被触怒,神智也不清晰,他在杀死沙虫后,竟朝着林守溪进攻,林守溪倒也冷静,他一边闪躲,一边取出了一个‘静’字,砸到了守城鬼的额头上,使其清醒。

战局变幻莫测,转眼间,林守溪与慕师靖皆占了上风。

妖殿主看上去已孤立无援。

慕师靖却更加谨慎,疑惑。

她不明白,这妖殿主为何迟迟不祭出他的傀儡,他的傀儡藏在哪里?

“今夜虽夺鬼不成,但也欣赏了一支千民之舞,我很喜欢这样的舞蹈,就让他们在舞蹈中通通死掉吧。”妖殿主微笑。

慕师靖意识到了什么,朝着人群望去。

大佛车上的鬼佛站了起来!

火光中,鬼佛的形容清晰。

这哪里是什么凋塑,分明是一坨披着人皮袈裟的肉身佛!这正是妖殿主操控的傀儡!

肉身佛如山岳倾倒,朝着人群碾压过去。

“不好……”

林守溪正与守城鬼缠斗,慕师靖距离人群很远,也难以施以援手。

忽地。

夜空中。

群鹤飞来。

群鹤变幻成万千清影。

肉身佛倒向人群的身躯被一柄凌空而来的仙剑硬生生止住。

雪鹤剑!

楚映婵踮起足尖,立在雪鹤剑上,仙子清眸半闭,手掐道却,冷若冰川澹若明月的雪影透着凛然杀气!

与此同时。

楚映婵的身后。

几柄金色的飞剑袭来,精准地刺中了妖殿主。

妖殿主的身体顷刻被捅成了马蜂窝。

但很快。

妖殿主被杀的肉身变成了一块木头。

李代桃僵替身之术!

真正的妖殿主早已逃之夭夭。

剑先至,人后至。

出剑者是一位红衣女子仙师。

女子仙师来到了鬼佛寺前,环顾四周,最终望向慕师靖,郑重其事地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仙师的身侧,跟着两个人。

分别是胥香与应姚。

太阿剑派。

相关推荐:重生小地主网游之纵横天元怪猎聊天群穿书后,我的四个崽崽又萌又炸重生后我靠直播赚钱养崽崽农家崽崽是个小甜宝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么办灵穹破莫离传纵猎天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