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 >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

第四百九十七章 回京途中 扬州侯之死

“娘娘,表少爷来救您了。”

听到小桃的声音,潘太后猛然一个激灵,睁开双眸,有些不敢相信道:

“谁?龚良臣?”

小桃欣喜地点点头,捧着一个食盒道:

“是他,他扮成内侍,说有重要的事与您商量,还带来了吃的东西,让他进来吗?”

潘太后眼神凝了凝道:

“他没被抓?何况他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如何能进这皇宫大内?”

小桃忙道:

“有位大侠救了他,另外还有小江押班从中出力帮他进宫。”

见潘太后还是疑惑,小桃连忙说道:

“娘娘忘了,当初小江押班在太皇太后面前失礼,是您给他求情,才保住一命,”

此时,潘太后眼神异常明亮,沉吟了半晌方摇头道:

“不见,赶紧打发他离开。”

小桃点点头,看着食盒道:

“那这些食物……”

潘太后咽了咽口水道:

“先放着,等坚持不住再说!”

小桃出去好一会儿才重新返回:

“娘娘,他走了。”

“他说还会再来,若娘娘有紧要的事要办,就通过小江押班告知他……”

就在潘太后盼着曹斌早日回京的时候,其实他早已被老泰山庞吉找到盐城,催着悄悄从陆路启程了。

如今已过了颍州,距离汴京不过三五日路程。

淮东的官员、盐商被他收拾了一圈,又抓了扬州侯,已经没有什么阻力。

再加上完善的制度,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坐镇,慢慢等着各处盐场彻底建成,只留下夏老道、杨志等人盯着就足够了。

另外杨八姐因为怀有身孕,不能颠簸的原因,也暂时没跟他回京。

傍晚时分,曹斌刚刚入住燕青先行打点好富户的庄园,就有各路“燕子密探”蜂拥而至。

庞吉一边看着京城消息,一边对享受按摩的曹斌摇头道:

“刘、王这两个老货真够贪心的,王延龄不仅亲自接管了大宋银行,还往俊才你的根基之地江南诸州安插了许多人手。”

“你若再耽误几天,恐怕连狄青都被他们拿下了,到时候朝上连你的位置都没有……”

说着,他有些为难道:

“还有就是那老太太手里的遗旨,着实有些难办,就算它是假的,你也没有正当理由发难。”

曹斌笑道:

“岳丈不必担心,不就是假圣旨吗,我随手就给他写一百张。”

早年出使西夏时,他曾抽出过各国的书法精通,只要材料齐备,模仿先帝的圣旨轻而易举。

而且他和庞吉都不认为王延龄手中的遗旨是真的。

要说遗旨,也是留给潘太后,刘太后本就有前科在身,先帝对她忌惮颇深,又怎么会让她监国?

先帝要做的首先是保住自己骨血的皇位,至于潘氏篡位,那是后话,他能留下足够的制衡就已经是料事周详了。

他又不是神仙,也不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料事如神的人,绝不会画蛇添足,给王延龄留下遗旨这把伤人伤己的双刃剑。

曹斌也不奇怪众臣为何不当堂质疑王延龄遗旨的真假,形势比人强,不敢或质疑不动是一方面,另有一些人会考虑所谓的大局,也不乏其成者。

庞吉诧异得看着曹斌,有些无语,但也不得不承认,曹斌总有些效果极佳的歪点子。

想想京城遍地遗旨的情景,他不禁有些冒汗,大宋这也算是开了历史先河吧……

正说着,有北地“燕子”进来禀报道:

“侯爷,辽国常公主身边的燕子传来消息,公主打算南下投奔侯爷,请侯爷允准。”

曹斌点点头,摆手道:

“让时迁带人走一趟辽国上京城,亲自谋划此事。”

“另外让人送三千架连弩给青塘董毡,令江淮陕各地商会撤出宋夏互市榷场,命种师衡于横山军演,再让燕子给西夏太后送一幅兴庆府地图。”

庞吉见状,微微摇头:

“红颜祸水,不过一个异族公主罢了,何必费这些力气,如此恐怕会得罪辽帝。”

为曹斌揉肩的扈三娘不由微微点头,内心也颇为赞同庞吉的想法,她对那些外族女人也有些不爽,却听曹斌笑道:

“我那辽国的便宜岳母最近太老实了,这次正好在辽帝面前给她上点眼药,让她明白权力还是在自己手里最安心……”

庞吉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你岳母可真是有点倒霉,还好那女人不是自己老婆。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大叫,旁边院子里传来扬州侯的喊声:

“忠靖侯,我要见忠靖侯,我有话要对他说。”

与此同时,轿子也吆喝起来:

“你们怎么看得人,快让他闭嘴,吵到少爷,我把你们脑袋拧下来。”

曹斌愣了一下,随口吩咐道:

“把他带过来,本侯要听听他说想什么。”

不一时,扬州侯被押到房内,这人倒有些傲气,虽蓬头垢面,腰身却挺得笔直,看着曹斌道:

“曹侯爷,如今京中大变,我朝中朋友众多,正可为你之助力。”

“何不放了本侯,你我合作,拨乱反正,主掌朝堂?”

曹斌看了他一眼,抿了口茶笑道:

“就这?还有别的话吗?”

见他愣在屋中,一时没缓过神来,曹斌摆摆手道:

“你不叫我,我都把你忘了,拉出去砍了吧,省得带个累赘费事。”

扬州侯闻言,顿时傻眼了,不可置信地疯狂挣扎道:

“曹斌你敢,我有丹书铁券,我是世袭罔替,你不能杀我……”

此时,他再也维持不住风骨,屎尿流了一路,涕泪横飞。

曹斌闻言,不由笑了起来:

“连当朝太师都在宫宇之中被杀,你算个什么小卡拉米?既然都不讲规矩,本侯何必拘束?谁要骂本侯,就先骂王延龄和老太后。”

俗话说,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维持一个团体必须有利可图,但核心成员却不能单纯以利相交,扬州侯拉拢的不过是些墙头草而已。

他既已失势,早就没了任何利用价值,人家巴不得跟他划清界限呢,而且曹斌也不太看得上那些墙头草……

相关推荐:影帝:我能进入梦境捡属性乡野桃源小神医从遮天开始种田我在三国养牲口初景道君绝美总裁校花的贴身保镖全球每月一个新规则最强修真医圣我在游戏里死成了神国师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