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雾暗影 >谍雾暗影

“提这么多做什么?”沐馥靠在椅背上笑道:“一个随时想要自己命的母亲那就压根不是母亲。”

“夫人,刚才取子弹花了点时间,要不休息一点,等着下车?”

驾驶席上的男人开口说话提醒道:“我今天也就亮相一次,后面 就不会出现在深成了。”

“你就算想出现在申城,也得看有没有这个命。”

沐馥瞪了一眼:“我的人查到浅野的病房在高级病区,既然是日本人打电话叫的救护车,应该也会将我们送到高级病区,到时候见机行事。”

“知道啦。”司机笑道:“药剂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充分,剩下的东西就能直接扔了。”

画面一转,等沐馥采儿回到沐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此时,藤原夫人应该按时回去了。

“今天怎么闹得这么晚?”刘黎茂坐在沙发上,不停地翻动手里的报纸笑盈盈道。

“我们总得清扫一下痕迹,打扫车辆吧。”沐馥累得直接瘫在了沙发上,疲惫得很。

采儿笑盈盈地提着两个药箱走了进来:“还好那颗子弹只是打到骨头里去了,并没有靠近心脏。”

张冬闻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将人送到安全的地方了吗?”

“我们出手,你还不放心?”沐馥忍不住戏谑:“刘志诚再也不会出现在申城了,以后在申城就只剩下沐家的软肋了。”

“你们现在也不能算是软肋了。”刘黎茂笑道:“一切顺利就好,我们后面联手除掉一切阻断的敌人,完成任务成功传递情报。”

“现在不是还要等港城那边的消息吗?”

“已经等到了,死亡消息现在应该传到岩井先生那里了。”刘黎茂合上报纸,看着瘫软在一旁的女子:“接下来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你怎么不问问刘志成的事情,问我将他 送到哪里去了?”沐馥好奇:“难道你就这么不挂念他?”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挂念的,只有沐家的人。”他笑盈盈道:“刘志诚要是因为除掉这两个人,其实也与我并没有什么交集。我还以为他会直接在这次的事件中死掉,结果你营救得太尽心,又耗费了太多时间去转移目标。”

刘黎茂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反正他们待在这里也会被拿来作为再次要挟的对象,还不如将他们彻底送出申城。反正人也消失了,他们也抓不到什么把柄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

他看了张冬一眼:“后面的收尾去做吧。”

张冬接到命令,又拿着外套跑了出去。

“那你打算怎么收尾?”采儿看到两人这么神秘,不免有些好奇起来。

今天送你们的那个司机其实是个伪装高手,今天派他在陆军医院的用途只是给浅野化装成其他的人。

“你是想让浅野伪装成刘志成?”

采儿吓了一跳,随即又换成了笑脸:“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多此一举,提前告知我们,我们也能帮你准备。”

“不过你做这手准备,是真的会觉得刘志成能活过来吧。”沐馥虚弱地笑道:“毕竟我们出手,真的将人救得脱离危险的概率很大。所以你提前安排了这个B计划,免得少了一具尸体,岩井公馆那边彻底将怀疑的目光转移到你的身上。”

“你说的不错,像我们这种背靠死神的哪会天生就只有一种计划。张冬现在去陆军医院也只是为了查看那具尸体的消息,让刘志诚彻底的消失在申城这一步非做不可。”

他搂着自家夫人,温声细语道:“再歇两天,你们就去学校做事吧。”

“好。”

就在这时,客厅地铃声响了起来。

刘黎茂发现,这个铃声并不是平日里需要传递消息的铃声,应该就是岩井公馆找过来了。

他接起电话,打着哈欠:“岩井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港城那边的消息你听说了吗?”

“港城?最近港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安排给我呀,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山本遇害,他所带去的人各自逃散。”岩井沉重地说道:“恐怕公馆的一些事情要多多麻烦你了,这些抗日分子简直太猖狂了。”

“是啊,现在也是到了这个阶段,越是容易出现暗杀,我们都要好好地保护自己。”刘黎茂沉重地说道:“山本手上的那些事情,最近被我捋得差不多了,您从日本新带过来的两位才俊有些事情也非常顺手了,正好可以将事情一并交过去。我慢慢带,一定会让岩井公馆恢复原样的。”

“还有一件事,今天有人利用我身边警卫的军官证身份闯入了陆军医院给你父亲注射药剂,等医院的人发现后,抢救无效死了。”

“什么?”刘黎茂接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与他才相认不到两个月,这么快就阴阳两隔了?”

“我很抱歉,一个也没救回来。”岩井在电话那头请罪似的模样。

按照白天刘黎茂的状况,此刻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是非常伤心的。

“这两天你在家里好好待着,我知道你在申城并没有其他的朋友,到时候帮你择一块墓地,你可以随时去凭吊。”

“谢谢,我想着既然已经死了。随便葬在哪里都无所谓,既然你们已经验明了身份,就让我们自己做主吧。张冬已经出去了,他等会儿就到陆军医院的门口,我的事情就不劳烦岩井先生费心了。”

刘黎茂说话淡淡的,岩井想的是刚经历丧事,恐怕这种说话的语气也不会好太多,于是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我打电话给医院,让那边跟张冬交接。”

他说着,就将电话挂断了。

“今天就能拿到浅野的尸体,我们今天处理完毕,剩下的事情他们也就查不到了。”

刘黎茂挂断电话后,如释重负:“看样子,我的嫌疑算是彻底的摆脱了。”

“就算没摆脱,岩井公馆暂时也离不开你。”采儿忍不住翻了白眼:“天啦,抗战再不结束,我与夫人干脆去当屠夫算了。”

她一边埋怨的一边走上楼去……

其实她的内心是欣喜的,毕竟沐家一起协作做任务的日子在前世也不多见。

这辈子,只要除掉阻拦我们的人,沐家一定会好好地活下去。

黎哥和小姐,自己也能多护几年。

至于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叛徒,现在早已化成一抔黄土,再也不会来出卖我们,威胁我们了。

此刻的沐采心情很放松……

未来的困难大家一起闯,也没有远在江城的无力感了。

与此同时,张冬完成了今天来医院的目的。

这个尸首如果随便他们处理,估计很快就会露馅。

他望着后备箱躺着的没有活动的生物,冷笑:“真就是对不起你了,反正让你失踪,剩下的人也不会继续去找你。”

张冬盖上盖子,走到车内去启动车子,朝着城外开去。

隔天,他风尘仆仆地赶到家里:“我回来的路上,遇到岩井公馆的人说让你好好在家休息。如果要办丧事,可以喊岩井先生去吊唁。”

“那你怎么说的?”刘黎茂端起一杯咖啡,懒洋洋道。

“我当然是拒绝了,这要是举办丧事,让他们发现了问题,我们小命都不在了。”张冬瞪了一眼:“将人埋了后,我开车去了一趟苏州,将老爷子家里的一张照片拿了过来。毕竟做戏做全套,这要是万一有人上门查看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恐怕又会起疑。”

刘黎茂点了点头:“这事办的不错。”

“不过。”他话锋一转:“刘志成在城外被绑架,我们去对峙的那件事闹得挺大的。如果得向组织打报告了……”

“你不是还没恢复组织身份吗?”张冬有些不解:“难道你又担心王子林那边会对你产生怀疑,导致你后续的工作无法展开?”

“毕竟人家是我的老上级,这些事情都要说清楚的。干我们这一行的,就是需要一个开诚布公。不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哪怕我有再多的能力,也无法办到我们想做的事情。”

“行,等会儿我去找王子林约个时间。”张冬笑道:“危险解除了,不是答应了夫人要带她去逛街,打算什么时候去。”

他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一脸的轻松。

“我们身处敌后,并不代表这次的危险结束,就意味着永远结束危险。”刘黎茂叹了口气:“直到抗战胜利前,这种危险永远不可能结束,我们也只能继续潜伏下去。”

“说白了你就想爽夫人的约呗。”张冬瘪嘴道:“等会儿我就告诉夫人,看她怎么说。”

“你这臭小子,说白了就是想跟采儿有个单独的相处时间。”刘黎茂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之前王子林答应你什么事情了,所以现在这么积极?”

“他只是跟我说正式成员加入组织的身份快了。”

“也不错了,我的组织身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呢。”刘黎茂戏谑道:“现在我父亲对外通报是死了,我带着夫人去逛街这种形迹可疑,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

相关推荐:三岁小祖宗:大佬们排队宠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西南军主大地主的小日子悠闲大地主通天法师幻想世界之游戏分身我有一个游戏分身游戏世界幕后黑手我,沙盒玩家,从聊斋世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