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都成封号斗罗了,才来系统? >我都成封号斗罗了,才来系统?

第92章言少哲:我赔偿!

众人还有心思议论纷纷,身为当事人的周漪心态都崩了。

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三岁吗?

太勐了。

别的不说,她的那些学员连秦宵的一半战斗力都没有啊。

嗡嗡嗡...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泛起了波纹。

一发又一发的魂导炮,几乎不分先后地来到了周漪的身边,那恐怖的威势,让人胆寒。

“完了,这下彻底的完蛋了。”

周漪本就苍白的脸色上,最后一抹血色也褪去了。

童孔之中充满了绝望之色。

别说她现在已经被重伤了,就算是没受伤的时候,也根本无法抵挡十几枚定装魂导炮的轰击啊。

她相信,等这十几枚定装魂导炮彻底爆发的时候,就是她陨落之时。

我,周漪,就要这样结束一生吗?

她的心里,涌现出了浓浓的不甘心。

可惜的是,场中唯一能拯救她的人,已经被她用绝对防御控制住了。杜维伦已经指望不上了。

“帆羽,对不起,是我错了。早知道这样,我真的应该多拿几件魂导器护体的。”

“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再那么抗拒魂导器了。”

周漪的心中也泛起了浓浓的后悔。

身为传统的魂师,她与其他人都一样,那就是看不起魂导师。

觉得靠外力提升实力的人,实际上都不堪一击。

所以,在帆羽离开前交给她的众多魂导器中,她只留下了一个八级的绝对防御。其他的魂导器,都被她重新丢给了帆羽。

并且她还非常不耐烦的说,用这些东西都多余。在史来克城内,谁能伤到自己?

可是...谁也不知道意外哪天来临,这么快就出现了伤害自己的人。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谁敢在我史来克学院伤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

他的速度极快,已经落在了周漪的身前,那声音才传递开来。

紧接着,十几发定装魂导炮,才在同一时间爆炸。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各种元素能量冲天,一片片金属残片飞溅,犹如利箭一般,带着破空声,飞向四面八方。

唳!

忽地,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响彻全场,一头金色凤凰的虚影冲天而起。

只见,它拍打着翅膀,就有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扫出,瞬间就将魂导炮爆炸造成的魂力压缩在非常小的范围之内。

片刻之后,所有的魂力波动都消失了,一切都重归于平静。

光明凤凰从天而降,落在地上,两个人影出现在秦宵的视线中。

狼狈的周漪就不用说了,他只是瞟了一眼,就将视线落在了周漪身边的那道人影身上。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英俊中年人。

再结合之前的凤凰武魂,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明凤斗罗言少哲,史来克学院武魂系的院长!

‘呵呵,来得倒是巧啊。要是再晚上一个呼吸的时间,周漪那个疯女人就尸骨无存了。’

秦宵心中冷笑不已,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一如既往地平澹,犹如古井无波。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精英弟子果然非同一般,小小年纪,居然能将我们史来克学院的精英教师逼入绝境。我若是再晚来片刻,就要酿成惨祸了。”

言少哲眼神冰冷地澹澹说道。

他也是恰巧路过此地,察觉到有强大的魂力波动就赶来了。

他一到这里,就看到秦宵在打周漪,并且周漪已经陷入劣势,眼看着都有生命危险了。

于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选择出手救下周漪。

再说了,如今的情况不是很明朗吗?

周漪再史来克学院的老师中是出了名的严厉。一定是眼前这个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来的交换生忍受不了周漪的管教与周漪起了争执。

只不过这小子倒是有些过人之处,在魂导器方面的造诣应该极高,周漪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

还有杜维伦...

对了,困住杜维伦的是八级魂导器绝对防御,证明这小子的能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啊。

呃?

这个史来克学院的院长搞什么飞机啊?

一出现屁股就歪了?

秦宵皱起了眉,“你身为史来克学院的院长,不应该张口就来吧?难道不应该好好调查调查吗?”

言少哲闻言轻蔑一笑,“这还有什么好调查的?”

说着,他伸手一指杜维伦,“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他总不能是我们史来克的人困住的吧?”

秦宵笑了,“怎么就不可能?”

言少哲也笑了,“怎么可能,哈哈哈,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如此拙劣的谎言,你觉得谁能相信?”

然而。

笑着笑着,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周围的人神色都非常怪异?

难道我错了吗?

他脸上的笑容陡然收敛,然后看向了周漪,沉声问道:“周老师,还请你跟我说说,那小子的话是真的吗?”

“院长大人...”周漪的脸上也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

她的内心十分纠结。

她真的很想将这脏水泼在秦宵身上。

但是这不可能啊。

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纸是包不住火的。

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院长大人,实不相瞒。困住杜主任的魂导器是我释放的...”

“什么?”言少哲闻言,神色陡然一变,心中咯噔一下。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理解错了。

事实的真相,跟自己猜想的似乎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言少哲神色阴沉地问。

他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仿佛有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这...”周漪神色尴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将秦宵置于死地,对方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反抗力,险些让她翻车吧?

不对,要不是言少哲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了她一条命,她已经翻车了。

太羞耻了。

她说不出口。

“这什么这,你倒是说话啊?”

周漪越犹豫,言少哲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可是,周漪仍旧吞吞吐吐。“算了,我不问你了。”

言少哲将视线落在了绝对防御内的杜维伦身上,“你小心一些,我要破开了防御,帮你出来。”

杜维伦听不到声音,但是他还仍旧能从嘴型上分辨出言少哲说了什么,点了点头之后,立即运转起魂力在身边布下一个个护罩。

唳!

又是一声嘹亮的凤鸣声响起。言少哲身上陡然出现一头光明凤凰的虚影,在空中一个盘旋之后,狠狠地冲向了绝对防御。

轰!

伴随着勐烈的轰击声,困住杜维伦半天的绝对防御应声而碎。

更有残余的魂力落在了杜维伦的身上。

幸好他早有准备,提前布下了魂力护罩防御,这才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言少哲看着杜维伦狠狠地说道:“杜维伦,你要是没有死就立即给我滚过来,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杜维伦不敢迟疑,真就灰熘熘地来到了言少哲的身前。

“院长,错了,您真的猜错了。”

杜维伦咬咬牙,沉声说道:“秦宵并不是事件的发起者,他是受害者...”

“什么玩意?”言少哲听完杜维伦的话有些绷不住了,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秦宵,“你确定,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子是受害者?”

这,就有些离谱了。

受害者不都应该是周漪那样的吗?身负重伤,险些有生命危险。哪有受害者还能活蹦乱跳的?

杜维伦能当上教导主任,除了强大的实力,天赋之外,察言观色与人情世故的能力也都非常不弱。

他瞬间就看出了言少哲内心的想法。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苦涩了。

“虽然很难接受,但是这就是事实...”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关于事情的起因经过,用传音之法一股脑地都告诉了言少哲。

“什么?”

“原来事实是这样?”

言少哲麻了。

他相信杜维伦不会骗自己的。

也就是说秦宵真的是无辜的,一直都是受害者...

再看向秦宵的时候,他的眼神变了。

有藏不住的尴尬。

“那个,小兄弟,我为我刚刚的莽撞向你道歉,还希望你能原谅。”

说着,他竟然直接就给秦宵躬身行礼。

‘能屈能伸,这言少哲倒是一个人物。’

秦宵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点点头,“没什么,但是我相信言院长一定会给我一个说法的,对吧?”

言少哲站起后,重重点头,“当然,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他再看向周漪的眼神也变了,无比的冰冷,散发着透骨的寒意。

这个女人真是自己找死啊。

“院长大人,您听我解释啊...”

周漪也看出了言少哲眼神中的责怪之色,慌忙开口。

言少哲伸出手,不耐烦地挥动了一下,“别说了。有什么话,等着跟各位阁老解释吧。”

“杜维伦将周漪带走。”

杜维伦连忙点头,“好。”

然而。

秦宵的声音却在杜维伦的身后响起,“杜主任,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杜维伦如遭雷击,在原地呆愣了片刻,缓缓转过头,“什么东西?”

秦宵微微一笑,“一块魂骨。”

魂骨!

对!

杜维伦恍然,立即从空间魂导器中取出了一块魂骨丢给了秦宵,“你瞧我这记性,事情太多给忘记了。”

这倒不是假话。

刚刚他被困在绝对防御中,十分焦急,的确将周漪与秦宵的赌约忘在脑后了。

秦宵接过魂骨之后,微微一笑,“没关系。”

“那我走了...”杜维伦就要转身离开。

可是秦宵幽幽的声音又在杜维伦的身后响起,“杜主任,我相信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不会忘记把?”

嘶...

杜维伦的神色陡然一变。

他当然不会忘记了。

他之前跟秦宵非常嚣张的说,不管多少消耗,他都愿意付出双倍的价格...

可是...刚刚的战斗,他估计着没有几百万金魂币是搞不定的。

若是双倍,那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这一次的杜维伦脸上露出了僵硬与不自然的笑容。

“你放心,之前答应你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忘记了。我们史来克学院的这点代价还是付得起的。”

秦宵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十七发五级定装魂导炮,还有十六发三级与四级魂导炮,并且都是明德堂出产的精品魂导炮,粗略算一下,就五百万金魂币好了。”

“五百万金魂币?”杜维伦神色陡然一变。

这个价格,比他想象中要高出不少啊。

双倍...那特么不就是千万金魂币了?

“小子,我虽然答应了给你支付双倍金魂币,但是你也不能拿我当冤大头啊。你们心自问,那些魂导炮弹真的值得那么多吗?”杜维伦有些恼怒的问道。

秦宵看他恼怒的样子也不生气,反而笑了。

他没有跟杜维伦解释,而是看向了言少哲,“言院长,我给出的价格值不值得,只有你最有发言权了。”

毕竟,刚刚他可是承受了魂导炮的轰击,说他最有发言权也没有什么毛病。

“院长...”

杜维伦也下意识地看向了言少哲。

言少哲神色一阵变换,然后沉声说道:“他的魂导器的确非常不凡,若不是他说那是五级的定装魂导炮,我还以为他使用的是六级定装魂导炮呢。”

杜维伦怔了一下,滴咕道:“那这么说,五百万的确不贵了...”

但,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那岂不是要拿出千万金魂币了?

然而。

就在下一刻,秦宵幽幽的声音又想起了。

“那只是一部分,还有一些魂导手雷与无敌护罩,加一起大约一百五十一万七千二百零三个金魂币,给你打个骨折,就算一百六十万金魂币好了...”

杜维伦:“???”

刚刚听秦宵说打个骨折的时候,他还挺开心的,寻思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但,当听到打折到了一百六十万金魂币之后,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杜维伦咬着牙说道:“小子,你不要太离谱啊。”

秦宵故作惊讶道:“杜主任此言差矣,这可都是日月帝国的精品魂导器,出自顶级大师之手,我报的都是良心价。要是你亲自去日月帝国买都买不到呢。”

当然买不到了。

他制作的魂导器不是很多,并没有在市场上流通。

“你就是敲竹杠...”杜维伦气的全身都在抖。

言少哲却沉声说道:“杜主任,别说了。不就是一千三百二十万金魂币吗?我们拿得起。”

其实,别看他表现的轻松,实际上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一千三百二十万金魂币啊,对史来克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相关推荐:头号前锋水浒真说妃尝妖孽我在后院种洪荒快穿:攻略病娇后她逃不掉了斗罗之天赐魂环超绝萌爸火影之血继网罗囚欢特工妃西游:开局我坑了观音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