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科西嘉到第四罗马 >从科西嘉到第四罗马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在与市场共舞时,要当领舞

翌日,巴黎的天气有些阴沉,牛毛小雨连绵不断。

空气中的水气和灰尘搅在一起,弄的人浑身都是黏湖湖的,着实令人不快。

而对于活跃于交易所广场的那些金融家和投资者们来说,他们的这一天,从看到早上的晨报开始就变得更加郁闷。

广场周围的一家酒吧里。

由于糟糕的天气,酒吧里并没有多少客人。

酒保正百无聊奈地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擦拭着玻璃杯。

这时,门口的迎客铃清脆地响了一声,一位披着羊毛大衣,戴着金框眼镜的男人骂骂咧咧地跨进店里,将手上的雨伞不耐烦地挂在一旁。

他的腋下还夹着一份湿漉漉的金融消息报,从他这身衣着来看,标准的巴黎投资人打扮。

“嘿,你来了老伙计。”

酒保瞥了一眼来者,认出来这是一位老顾客,如往常一样招呼道:

“还是老样子?小杯白葡萄酒配巧克力?”

“不”

投资人抖了抖身上沾满雨水的大衣,叹气着坐到吧台前说道:

“我要三蒸馏威士忌。”

三蒸馏威士忌是经过三次蒸馏提纯的威士忌,在烈酒里面也算酒精度数较高的一种了。

“哦老天,大上午的就要喝烈酒?下午要开始度假了?”

酒保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投资人说道。

往常这些精明的投资者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只会在这酒吧里微醺小会儿。

像今天这样上来就要酗酒的倒是极为少见。

投资人抓了一把潮湿的头发,很是郁闷地摆手说道:

“不,是市场,行情实在是太糟了,还不如喝醉了回家睡觉呢。”

“出什么事啦?我感觉最近也没什么大消息。”

酒保为投资人斟上足足半杯威士忌,不解地问道。

投资人则无奈地把今天的金融消息报拍在吧台上,推给那酒保,解释道:

“金融界可是有大消息,我们的王储殿下驾临巴黎了,而且昨日还在杜尹勒里宫接见了两位金融家,就是法兰西商业银行行长蒙马特尔以及证交所主席梅利勋爵。”

“是吗,我好像听人说过,这有什么影响吗?”酒保扫了两眼报纸,继续问道,他毕竟对政治和经济都不甚了解。

“哦...老兄。”

投资人长长叹了口气,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在往嘴里灌了一口辛辣的威士忌之后他才摇摇头说道:

“你可能没看过前几天的报纸,莫普大法官才表示要对金融业进行严加管控。”

酒保这才隐隐察觉到了一些联系,似懂非懂地说道:

“也就是说,王储殿下这次来巴黎也是为了金融业?”

“没错,尽管没有证据,但基本跑不了。”

投资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而且王储殿下来到巴黎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召见那两位金融家,这个政治信号已经释放的很明显了,殿下就是为了金融业而来。”

说罢,投资人紧紧握着手中的玻璃杯,咬牙说道:

“并且你可能不知道,莫普大法官和王室的关系是很亲密的,王储殿下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呼应莫普大法官而来。”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王储殿下亲自代表王室来整治金融界了,可真是重拳出击啊。”

酒保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同时拍了拍投资者的肩膀以示宽慰。

“唉”

投资人的脸色已经有些微红,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捂着额头抱怨道:

“现在的最新消息是王储殿下将会在明天中午召见报社记者,就在证交所内部,看来是要正式宣布管控的消息了。这个消息更是让今天的股市和债券市场一泻千里,我恨不得把手上的证券全套成现金,真该死。”

酒保也自言自语地点点头,轻声呢喃道:

“看来这几天我得多进一些三蒸馏威士忌了。”

...

诸如这样的对话在整个巴黎金融圈内都是屡见不鲜。

金融家们甚至在昨天晚上就达成了一致的认识,认为王储殿下初到巴黎就接见两位金融家的举动是摆明了要针对金融界。

如今已经有传闻,说王储殿下在昨晚的晚宴上就和梅利勋爵讨论了管控金融市场的具体措施。

甚至还有更夸张的,说王储殿下会下令逮捕那些金融家们并没收他们的全部财产,用来补充法兰西目前的财政赤字。

尽管这些传闻全部都是空穴来风,但它们的广泛传播也进一步折损了市场信心。

如果说前几日观测值日报揭露莫普大法官准备管控金融界之时,众人还有些侥幸心理,认为莫普大法官这样的无理举措会得到制止。

那么现在,王储殿下的亲自驾临已经让一众投资者开始怀疑,王室和政府都要对金融市场下狠手了。

在这样的共识之下,市场上的悲观情绪愈发扩散,债券和股票的价格也随之大幅跳水。

投资人们开始大量抛售证券以换取现金,甚至形成了小规模的挤兑。

而梅利勋爵今早也急忙出面,说了一套陈腔滥调的官话并利用证交所的权力暂停了某些下跌严重股票的交易,这才勉强抑制住了恐慌情绪的继续扩散。

即使如此,如今的巴黎证券交易所中,股票的平均价格也几乎只有前几周正常水准的八成左右。

除了极少数赌徒和蒙马特尔先生这种知道内幕的人之外,恐怕没有人会愿意在这段时间里把真金白银投到那虚无飘渺的金融市场上去。

如果是在这个时候漫步在交易所广场,绝对能听到不绝于耳的抱怨与哀嚎声。

不过,这也不能怪那些金融家和分析师们得出了这样一个错误的结论。

毕竟这个结论的逻辑链条是相当清楚的:

莫普大法官前脚刚表示要管控金融界并叫停了国家白银公司的上市,路易王储后脚就来到了巴黎,来到巴黎之后第一件事还是召见两位金融家,召见完金融家之后还要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

这四个阶段环环相扣,链接在一起,不得不使他们相信,金融市场将要变天了。

只不过,没有人能够发现。

这四件事的背后,都有着同一个人的影子。

...

与此同时,杜尹勒里宫内。

“很好,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劳伦斯的仔细的阅读着手中的金融消息报,上面的报道和专业人士分析都和自己预料之中的一模一样。

在大众眼中,莫普大法官就是王室忠心的仆人,事实上他也确实和王室关系亲密,所以众人都认为路易王储此行是为了呼应莫普大法官而来。

既然所有人都抱着悲观的情绪,那么市场走低和股市下跌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劳伦斯桌上还摆放着厚厚一叠报纸,它们也都对这个事件用了相当多的版面进行报道和分析,即使是那些非财经报纸也是一样。

这时,路易王储满脸疲倦地走进劳伦斯的房间,嘴上还在不停碎碎念地抱怨着什么。

“辛苦了,殿下。”劳伦斯起身行礼,微笑着说道。

今日一大早,那些居住在巴黎的大贵族们便争先恐后地来到杜尹勒里宫拜见王储,这也算是一种礼法上的习俗。

不过路易王储看上去就有些不堪其扰了,这一整个上午他都得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同络绎不绝的来访者谈笑闲聊,同时还要注意那些细琐至极的繁文缛节和皇室礼仪。

这让天天把自己关在制锁工坊里的路易王储还真有些不适应。

路易王储直接一屁股倒在沙发里,叹气说道:

“上午的拜访者可算应对完了。真不知道这些人来干嘛的,我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还有刚刚那个什么侯爵,他的法语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奥地利口音,说的话我有一半都完全听不懂,真是烦人。”

“您会习惯这些的,殿下。”劳伦斯耸耸肩说道:

“在您成为国王之后,这样的公关活动会塞满您的日程表,如果您想做一个励精图治的国王的话。”

虽说劳伦斯也对那些公关招待不厌其烦,但他可不会否认其重要意义。

早在劳伦斯成为科西嘉总督之前,他便经常,甚至是故意制造机会,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以及接触各界人物。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对于政治人物,知名度这种东西是永远不会嫌高的。

“好吧,我想我能习惯的。”

路易王储撇了撇嘴,起身看了两眼劳伦斯书桌上的报纸,好奇地说道:

“这就是巴黎的报纸?我能看看吗?”

“当然。”劳伦斯点头道。

路易王储兴趣浓厚地拿起最上面的金融消息报看了起来,不过只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忍不住眉头紧锁起来。

“这...我对金融市场可没什么想法。”

路易王储皱紧眉头,很是不满地说道:

“而且我也不喜欢莫普侯爵,这上面的人怎么净瞎说,我都想治他们的罪了。”

“哦别着急,殿下,这些也只是报社的猜测而已。”

劳伦斯连忙笑着解释道:

“而且我们最好不要随便给报社的人定罪,那些资产阶级把言论自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没必要因为这样的小事激怒他们。”

“是吗?”路易王储挠了下脑袋,眨眼问道:

“我的祖父说资产阶级都是些懦夫软蛋,他们被激怒了也不能怎么样吧?”

“呃,大多数时候是的,但最好不要逼急了他们。”

劳伦斯脸色怪异地说道:

“英格兰有位国王那么做过,您知道的,就是查理一世,然后他就成为了第一个被送上断头台的国王。”

至于第二位是谁,劳伦斯觉得就没必要在路易王储面前显摆这个知识了。

听到一位国王被送上断头台的故事,路易王储也是感到脖颈一阵发凉,摇摇头连声说道:

“哦劳伦斯,你可真尖锐。”

“抱歉殿下,不过在我们那儿,有句话叫做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劳伦斯也笑着低头说道。

“好吧好吧,我记住这句话了,很有道理。谢谢你,劳伦斯。”

路易王储苦笑着点点头说道。

随后他又拿起其他几份报纸看了起来,不过上面关于自己的报道说法也都是如出一辙。

“这可太不公平了,我明明没想去做那些蠢事,这群家伙却硬要推到我身上。”

路易王储显然对这些报道很是不满,抱怨着说道。

“别担心,殿下。”劳伦斯也连忙解释道:

“别忘了我们明天还要办一场新闻发布会,到那时这些谣言便不攻自破了。而且,这些谣言其实对我们的公司也很有利。”

劳伦斯特意把“我们”一词加了重音,表示路易王储也是经营公司的一员。

这也让路易王储暂时把这些不快抛到了一边,不解地问道:

“嗯?为什么?我看到报纸上说现在的市场很糟糕吧,这怎么会对我们有利?我听说上市是发售股票的,可现在没人想买股票了。”

“您进步的真快,殿下。对于普通公司而言,确实是这样的,它们需要看市场的脸色,但我们不是。在与市场的共舞中,我们才是领舞。”

劳伦斯赞许地点头说道。

“我们才是领舞?什么意思?”路易王储咽了口口水,兴奋地问道。

“您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整个金融市场都很不景气,所以投资者们只会去选择那些最为保守稳健的投资项目,他们甚至会大量地持有现金。”

劳伦斯缓缓解释道。

路易王储对这些更深层次的市场运作机制自然不太了解,于是懵懵懂懂地问道:

“大量持有现金?这和我们的公司有什么关系吗?”

“殿下,钱这种东西只有流动起来才能称为资本,而资本的天性便是渴望流动。没有投资者会愿意把钱锁在保险柜里,那样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它们贬值。”

劳伦斯轻笑着说道:

“现在,巴黎中就有一大批嗷嗷待哺的资金被笼罩在阴霾之下,而科西嘉国家白银公司,将成为刺破这阴霾的唯一一道曙光。”

“劳伦斯,你是说...明天那场新闻发布会上...?!”

路易王储激动地说道,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感到浑身一阵燥热。

劳伦斯微微点头,沉声说道:

“在市场这片海上,那些投资者们不过是些拼命和狂风巨浪搏斗的水手而已,而我们,却是呼风唤雨,兴风作浪之人。”

相关推荐:末世:我的噬元兽超无敌无处可逃失忆王妃再嫁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霹雳大江湖汉朝大战罗马罗斯君王东罗马帝国云行记重生97:女工中的男车间主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