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买不起坟的我被迫驭诡 >买不起坟的我被迫驭诡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二画皮

从准圆满潜能到圆满潜能,一项基因就需要消耗五十万愿力。

六项需要消耗三百万。

但如果用百万基因,用在参悟道路上,就能一跃达到“术”境界,初步具备诸侯级战力。

乍一看,好像拿大量愿力去提升基因潜能,血亏,可实际上不是这样。

哪怕真达到了“术”境界,也只能发挥出低阶诸侯的战力而已。

真正的诸侯级,还是以基因潜能为标准。

应刑思索着,又看了看自己迅勐增长的愿力,露出了微笑。

无论如何,凭现在的增长势头,走哪条道路都够了,全球十亿人口就是他最大的底蕴。

“驭诡者联盟……星辰宫……”

应刑的声音越来越小。

一张画皮,悄然间离去。

应刑在享受着汹涌而来的愿力,外界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心甘情愿为应刑卖命。

他们巴不得能为应刑做些事,以换取应刑的青睐。

能让应刑后天点灵一次,能受益一辈子,甚至就此跨入全新的领域!

诸侯们都坐不住了,纷纷联系应刑。

“那个小子,凭什么能掌握这种本事?这种级别的后天点灵之术,他凭什么能拥有,就靠缝尸那家伙舍弃不要的那坨烂肉??”

扎纸匠听到这消息,纵然被诡怪侵蚀,失去了大多数人类的正常情感,还是控制不住得升起了一丝荒谬的情绪。

就应刑?那个天才年轻人?勇勐精进,为人所称赞的新星?

可他凭什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依靠一坨被丢弃的烂肉,实现如此夸张的点灵效果?!

“该死的,那小子提升实力的速度惊人也就算了,他哪里来的时间在点灵上也快速精进,并轻松打破了无数点灵者们的极限的!”

扎纸匠越想越觉得荒谬。

成长太迅勐,手段层出不穷,每一次见面,每一次听到应刑的消息,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在扎纸匠心中,应刑还是那个能一手按死的家伙,是他看中的,需要拓印进纸人里的工具,结果忽然间他就难以下手了。

“他现在被这么多人捧着,我更难下手,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难不成他还真成了诸侯不成。”

扎纸匠只是一想这画面,放在世界各地的众多纸人就同一时间齐齐摇头,太荒唐了。

都督到诸侯,中间的差距和突破难度,远超过去任何境界,应刑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迅勐突破。

扎纸匠不知道应刑采集众生愿力的能力,更不知道,一旦契机到了,应刑的成长速度只会更加疯狂,而不是随着境界的提升而减缓。

都都都!

扎纸匠一看讯息,立刻更换了隐秘通讯频道。

五道身影出现。

“你们怎么搞的,不是早就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线上会面。”

一上线,“诡河水”就开始发牢骚:“你们都知道的吧,我们这次见面,很有可能被行星级强者监听。”

“监听都监听,无所谓,反正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行动。”另一名诸侯级驭诡者寒声道,“只要我们做的事情,不只是为自己牟利,对整个地球族群也是有利的,他们就会保持克制。”

“你把我们的未来,赌在行星级强者的耐心上?”缝尸低沉冷笑。

“难道不是么,他们能容忍我们到今天,不就是因为我们有用?我们这些人,直接间接杀了多少人,谁能算的清?只要我们还有用,留下我们利大于弊,他们就会忍耐,至少皇会忍耐。”

其他驭诡者们一人一句,纷纷议论着。

确实是这样,这世道,天天都死人,就算他们驭诡者们什么都不做,每天都还是会有人被各路妖魔诡怪杀死。

行星级强者,尤其是皇,因为他们这些驭诡者的行动有价值,才隐忍着。

“看,缝尸搞出来的混乱种,不就让我们整个星球的后天点灵出现了重大突破?”

诡河水又阴恻恻来了一句。

唰!

其他人纷纷看向了缝尸,目光中充斥着探究的意味。

或者还有……一丝郁闷?

混乱种的诞生,明明是他们驭诡者联盟的手笔,由缝尸牵头,把这么多年储备的各种好东西,甚至不乏来自于地球之外的东西,投了很多进去。

结果证明了这是个失败品,只能遗弃。

“被我们视作是失败作品的混乱种,都被那小子玩出花来了!你们看大会直播了没,那小子从混乱种身上揪几块肉下来,就稀里湖涂点灵成功了!”

“别说的那么容易,他肯定有隐藏手段,能精准操控混乱种的手段才是最重要的。”

连他们,都没有牢牢控制住混乱种。

可应刑却做到了。

“我倒是知道那小子能控制混乱种的原因,他手中有一只很诡异的诡,能潜入梦境。”扎纸匠道。

“潜入梦境?”

“这种杀人规律倒是罕见,但也不是不存在,就凭这么就能控制混乱种?”

扎纸匠冷笑道:“所以我才说他那只诡特殊,能随意编织出梦境,阻断敌人调动现实中的实力,这样的诡,在梦境中简直无解,无法被杀死,能全身而退就算好的。”

其他驭诡者眉头紧皱。

他们身为诸侯级驭诡者,各种稀奇古怪的诡都见过,但应刑身上的诡,一个比一个奇葩和难缠。

数量还多!

“这小子很特殊,我们可以把他拉进来。”

“再看看。”

“我觉得可以。”

“我反对。”

扎纸匠的表情最是阴沉,他在应刑手上吃了大亏,被应刑直接干掉一个纸人,被付言干掉过两个诸侯级纸人,血亏。

他还心心念念要把应刑变成自己的纸人,这样他也能获得应刑的能力。

“你还想着要拓印应刑?他现在已经是都督级强者,具备诸侯级战力,你猜猜有多少诸侯想要保他?”

“哼,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几道人影看着彼此,目光无比冰冷。

说到底,能成为诸侯级驭诡者的,怜悯、善良等人类的良好品性,早就被诡怪侵蚀得差不多了。

他们之中,要是有谁露出了破绽,其他人会怎么做还真不好说。

一场会议不欢而散。

扎纸匠焦急不已,迫切想弄死应刑,为此他准备了压箱底的三张诸侯级纸人。

可惜,应刑却待在西州基地市不动弹了。

应刑也有理由不动弹,偌大的点灵者大会,不是说登台一次就完事了,后续还有各种内部会议、公开交流会等等。

再加上,会有一堆组织机构上门求合作,极为繁琐。

正常的点灵者大会,至少要耗时一个月。

可一个月后,应刑会不会继续变强?不好说。

“等他都督级中阶的时候,只怕真的能对付弱一些的诸侯了。”扎纸匠面色阴沉,他意识到,自己只怕只有一次机会。

在这种境况下,一张画皮悄然间混进了一辆返回中安基地市的车辆上。

……

最近这几个月,毛尔过的很滋润。

他躺在价值五十万的沙发上,喝着饮料,看着电视。

“这应刑还真是了不得了,当初我没有暴露自己,真是明确的选择。”

毛尔一打开电视手机,无论是哪个设备和平台,永远都能看到那两个字:应刑。

应刑这一次,是真的在全世界都打响了名气。

谁都看得出来,这年轻人到了这时候,真的一飞冲天,连诸侯都要巴结他,他不起飞谁起飞?

“呵,起飞?这些人的评论太肤浅了,他一直都在起飞。”

毛尔听着一款电视节目中,一名评论员在分析应刑的成长历程,顿时嗤笑一声。

确实太肤浅,这评论员只是打嘴炮。

可他毛尔呢?可是实打实的谋害过应刑!

“沉元白死了,吕侃死了,可只有我毛尔,自始至终都隐藏在幕后,活得更滋润,没有人知道我干的这些勾当。”

毛尔引以为傲。

同时,也是在以这种方式来排解心中的恐慌感,不用这种方式自我催眠,他搞不好都要精神崩溃了!

当初,毛尔躲在辐射区基地里,默默搜集情报,扇风点火,为了搞掉声名鹊起的应刑,可以说是出了大力气。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可结果呢?一次次的尝试,最后都成了齑粉,毛尔效力的人,成了应刑的踏脚石,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毛尔自己一度惶惶不可终日,却什么都不能做,他没足够的实力,没有足够的才能,却眼睁睁看着应刑以疯狂的姿态崛起。

他做噩梦,梦里都是应刑。

但现在好多了,这么长时间过去,没有人来找他。

驭诡者联盟没有,应刑更没有,斩妖局等官方机构也没有人理会他。

“吕侃一死,只要我自己不站出来,没几个人知道我是驭诡者联盟的成员,联盟那么大,也不会关心我这种小人物的死活。”

毛尔长出一口气,觉得美滋滋的。

看看这应刑,连燕岭候都拿不下他,打了一场后,堂堂的诸侯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最大的价值就是成为了应刑的直播素材。

嘶,真是惨啊,应刑也是真的凶,现在还公开展示了后天点灵的能力,匪夷所思。

毛尔越想越心季,却又有莫名的庆幸感。

可他未曾感知到,有一张画皮,飘飘忽忽飞了过来。

“嗯?哪里来的诡气?”

等毛尔察觉到不对,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的视野中,一张没有五官的画皮飞了过来,无尽的冰寒将他团团包围。

毛尔惊怒之下,想要挣扎。

可惜,没用,面对都督级的画皮——哪怕这画皮只是个空壳,也不是毛尔能抵挡的。

“您是哪位大人,别着急动手,我们可以谈谈……”

毛尔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能在这时候找上他的,肯定是联盟里的驭诡者。

可惜,画皮不会跟他废话,勐然冲过来,贴到了毛尔身上。

连惨叫声都未曾发出,毛尔就被画皮侵占。

只见这画皮一阵变化,包裹住毛尔,最终变成了新的毛尔。

“这家伙还算有点价值,当初没立刻将他处决掉是对的。”

应刑通过弗来迪的梦境进行衔接,精准操控着画皮的一举一动。

画皮的能力实在是太好用了,分分钟就制作出一个分身来。

到了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操控分身,舍弃原本的样貌,改换为全新的样貌。

“这毛尔的实力很差,将军级中阶的实力,没什么值得在意的,用这家伙的身份进入驭诡者联盟,倒也合适。”

应刑通过弗来迪,挖掘着毛尔的记忆,只可惜余生红不在这里,要不然能挖出更多的东西。

已有的这些,凑合着用。

“嗯,驭诡者联盟的暗网,很容易查到……接头信号,几乎没有……”

这个组织,怎么说呢,出乎预料的粗糙。

很容易加入,松垮到不像话。

应刑摇摇头,操控着画皮离开了中安基地市,进入了荒野。

驭诡者联盟这个组织的足迹遍布全球,越是了解,应刑就越是明白,这帮玩意儿能让皇他们没有出手清理,肯定筹备着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真像我猜测的那样,人类化诡,才是引发地球剧变的源头,那驭诡者联盟研究混乱种,想弄出人造诡,其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驭诡者联盟将混乱种视作是失败品而舍弃的事情,现在都已经被人笑话疯了。

连诸侯们,都在内部议论着这些驭诡者真是瞎了眼,白白废掉了这么好的瑰宝。

“让我看看,你们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如果能弄清了这一点,基本就能确定真相了。”

地球内部的问题都一大堆,也幸好星球坐标暂时没有暴露。

但消失的那群修真者终究是隐患,还有据说极为强盛的青黎星,要是知道了地球的存在,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画皮顶着毛尔的身份,走进了一处小型据点。

“什么人?你走错路了,我们这里不接受外来的驭诡者。”

立刻就有人迎上来,可下一刻,这人就被应刑随后击杀。

“就先从这个据点开始。”

相关推荐:穿越忍界,体内有只阿尔宙斯战国赵为王桃君淘心:仙君,双修吧!和结婚对象成为室友之后英雄无敌之巨龙之主蓝龙的怪物浮空城白龙神传电影世界大镖客西游之白玉龙从老鼠开始修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