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老婆是执政官 >我的老婆是执政官

第一百章 做人做狗?

三沙镇区公所外便是早餐摊。

一个多月的时间,区公所、法院等等都已经建好,都是平房大院,人力足够的话速度很快。

区公所外小广场现今生活气息很浓,早上就是早市,卖早点的也有几个摊位。

陆铭现在就在一处早餐摊上吃油条喝豆腐脑,虽说油炸食品对健康不好,但陆铭的口一向就是跟着胃走,胃口胃口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至于现今人群,矿工之类,那油条都是好东西,偶尔才会来吃一顿,毕竟乡村里,油腥很不足,不过矿工基数大,又仅仅一个油条摊,所以每天生意很好。

昨晚陆铭回了三沙镇,是因为接到通知,今天或者明天,胡司令,也就是黑山矿业局主管,会来西平区考察三沙、泾阳等矿。

陆铭想想,和他见一面也好。

这几天,胡司令搞出了很多事情,自己也用了许多招法化解。

局势也是一团乱。

在左敦矿,有和小股东的纠纷,又有和小股东中徐家的数万亩土地归属官司。

在黑山市区,刘翰眀等正代表龙岗建委,起诉黑山矿业局,要求其将地方建设费用的专款归还地方。

在龙岗,有二曾被抓事件,县署要起诉二曾,二曾则向市里申诉。现今黑山市行署专门发文过来,表示将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更明文,在此之前,龙岗县署任何机构,不得对曾向凡、曾向尘兄弟的行为进行定性。

而在三沙镇,有老豺逃狱事件,市行署也专门派来调查组调查。

总之,多线火并,极为混乱。

脑子里胡乱琢磨着这些事,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这么乱过。

但近乎孤身一人,来到一个利益集团龙盘虎踞之地,现今搞得有来有往,也算未来可期。

想着,陆铭一笑,眼光瞥到身边的丫丫,心情更是莫名舒畅。

丫丫正咬着奶嘴喝牛奶。

其实乡下孩子,便是前嫂子何默君这种家庭,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丫丫虽然才三岁,平时她外婆也是什么都给她吃,豆浆油条不在话下,油条会嚼碎了喂她。

可跟着陆铭来早点摊就不行了,陆铭给她带了牛奶喝,油条碰都不许她碰。

小家伙捧着奶瓶,都着小嘴咬奶嘴,看着陆铭面前的油条,很不开心。

陆铭看得暗笑,在自己面前她一向什么都行,这也是她喜欢自己的原因之一,小孩子嘛,有时候就是喜欢什么都不管她,就是把她宠上天的亲戚。

实际上,这亲戚做的,未必就是为你好了。

现在,她是第一次在自己这个“三叔”面前被管教。

突然,陆铭注意到了对面炸油条的汉子看向自己这边时,除了赔笑外,眼里隐隐的“幽怨”

陆铭笑笑:“老蔫,今天占了你桌子,不好意思啊!”

确实,炸油条虽然就这一个摊,但明显今天别的早餐摊人更多。

其实陆铭来到早餐摊一坐便意识到了不妥,因为本来对面坐的两个吃油条的汉子匆匆吞下了碗里的汤,拿着油条就赶紧走了。

然后别说现今自己坐的这张桌子,便是油条摊前来买油条的都少了,偶尔来一个也是买了油条匆匆离开。

自己本来还想和来吃早餐的矿工、乡民们聊聊增进下友谊。

但现今,人和人的阶级差距,比之自己前世可能实质上差不多,但表象上,现今不同层次的阶层鸿沟巨大,前世最起码从小受的教育等等,会让人心里没太多负担,就算对方腰缠万贯,我又不求你,那我和你就是平等的。

现今就不同了,尤其这江宁省,不同阶层完全不可能坐在一起其乐融融。

那边炸油条的老蔫听到陆铭话吓一跳,忙陪笑道:“老爷,您可别这么说。”

整个三沙镇,几乎都是靠陆老爷赏饭,矿工家庭,直接便是陆老爷家的工人,其他生意人也好,贩夫走卒也好,也是因为那许多矿工的薪水,才能形成三沙镇的消费链,这种专业名词老蔫不懂,可里面的道理是懂的。

陆老爷给他道歉,真是吓了一跳。

陆铭又笑道:“这样,我明白你的心理,我现在可不是仅仅影响你今天的生意,实际也影响了你以后的生意,比如,本来爱喝豆腐脑的,今天没位子,就去了隔壁喝粥,然后,觉得还是喝粥舒服,以后来你这边就少了,甚至不来了,这都是我的影响。”

fantuankanshu.com

“那不差,那不差……”老蔫忙赔笑,确实,今天这么一会儿,不至于,要说真摊子停几天,这种长期影响肯定有。

“这样吧,回头你可以宣传,我特别爱吃你这的油条,我不算你说大话,传我耳朵里也无妨,本来我想走前嚷嚷两嗓子,可一想,咱这小镇就这几个早点摊,我不能厚此薄彼,给别人搞得生意不好,是不是?”

老蔫早已经大喜,“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老爷您真是活菩萨……”便有些哽咽,有些作伪,也有点是真的被触动,没想到陆老爷竟然为会他这小摊子想那么多。

陆铭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油条,又喝了几口碗里豆浆,刚刚放下碗,一方雪白手帕递到了他面前。

陆铭摆摆手,随之,手帕收回去,送上手帕的俏影便去炸油条老板那里拿了几张包油条的草纸过来。

陆铭接过擦擦手,没有湿纸巾的时代,要说直接新手帕擦油手觉得太夸张了点,尤其自己用的话,手帕怕一次就扔掉。

那就入乡随俗,草纸好了,实则也就自己了,那草纸别人也舍不得仅仅用来擦手。

看了新跟班一眼,不得不说,新跟班在这点,比黑头就贴心多了,黑头毕竟是战斗人员出身,被贩卖前,就是南洋一位酋长的侍卫队的准成员,正训练中的预备人员。

新跟班,则是西宫塞到自己身边的。

琉璃夫人留在了左敦镇的别苑,说是她最后突破迫在眉睫,在这段期间,走几步路脚都疼得厉害,只能先闭关修炼,她预计八天时间便可渡过这段时期。

八天后,5月18号,正好还有一个月是自己的生日。

又是很巧合的事情,不过自己已经麻木,但她不跟着自己也挺好,眼不见心不烦。

然后琉璃夫人举荐了一名青娥,说是代她服侍自己。

隐隐的意思,自己身边都是宝珠宫的人,她也要略尽绵薄,说伺候主子的杂事,本来该是她琉璃宫的职责。

想着,陆铭看向了已经退到黑头身旁的那条俏丽身影,很妩媚的一名女郎,有点弱化版琉璃的意思,不及琉璃的美貌和娇娆,但单独拿出来,也是个大美女了,而且,穿得很现代,雪白女式西装和细高跟。

按照琉璃夫人所说,青娥们都可以传统扮相也可以与时俱进,看主人您需求而已。

至于这名叫玉鸾的青娥,格斗极为强悍,那细高跟也是她的武器之一,可以直接插入喉咙要人命的,枪械方面,用得也很不错。

琉璃夫人说遇到自己后,她的秘法获得突破,又传功,所以这些青娥们战斗技巧也都上升了一个层次。

她甚至说,玉鸾作为三十六青娥里的最强格斗专家,有两三个的话,未必不能拿下孙伯。

陆铭也不知道她说的真假,姑妄听之。

琉璃还说起有一对小剑婢,不等她说完,陆铭已经摆手,这样下去,自己以后没法出门了。

现在来说,这玉鸾倒真是有眼力见,带上后,很舒心,本来想找借口令她回去琉璃身边的心思就澹了。

只是,身边随行人员日渐膨胀,和自己身份也不符,回头需要精简精简。

拉着丫丫的手,边走边胡思乱想着,又去早市转了转,和小贩们聊了聊。

等出了早市,陆铭轻轻叹口气。

在这些三沙人眼里,自己是整个三沙镇的衣食父母,那种和自己说话时,带给自己的感觉,很新鲜,这片地域,数千人都是自己子民一般,他们都希望,自己这大善人能永远在三沙镇统治下去,那他们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

要说自己各地企业雇员加一起,怕也得数万人,但那是雇员和老板的感觉,和现今感觉就完全不同。

红日跃升天空,晨曦渐渐散去。

陆铭抱起了丫丫,走在青石砖路上,两旁商铺比两个月前,好像种类就多了,还有个专门卖文具用品的,自然是因为三沙小学校舍也盖得七七八八了,这是来抢占先机的。

“老爷,老爷……”匆匆跑来一名农妇,正是张嫂,上气不接下气的,“魏嫂惹事了……”

陆铭一怔:“在哪里?”不问到底怎么了,是这张嫂叙事能力,又要磨叽半天。

魏嫂是魏三的遗霜,陆铭等大部队离开三沙后,魏嫂和工头张阿狗的婆娘张嫂,一起看着陆家宅子。

“在,在老爷后宅门口……”张嫂急急的说。

陆铭做个手势,向那边便走。

张嫂边走边说,说是市里下来调查老豺逃狱一事的调查组里,有个色狼,姓刘。

说他是色狼,因为他来的第一天就进了暗娼馆。

三沙镇,未成家的外地矿工也有,渐渐的,也有了暗娼馆,实际就是个民宅,里面有两个四五十岁做皮肉生意的外地农妇。

小镇才多大,所以,八婆们经常盯着谁进出暗娼馆,那些外地矿工,也不在乎这个。

但市里下来的调查组那个色狼,大概也想不到这里所谓暗娼馆会是这种状态,大概还幻想是水灵灵的乡下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是以进去后马上就出来了,可早被人看在眼里,立时传开了。

就是这个人,大早晨也不知道熘达什么,张嫂话粗俗,说是“骚劲憋的睡不着”。

然后,恰好魏嫂开后门倒泔水,好像溅到了他一点,他就不依不饶和魏嫂讲理,要赔偿。

用张嫂的话说,“那小寡妇我看也是熬不住,才那么多话和他说!”

那姓刘的特派员开始动手动脚后,魏嫂大喊大叫,张嫂出来,用棍子狠狠打那刘特派员,把刘特派员打倒了,也招来了镇上警务所的巡捕,张嫂见出事了,忙跑出来找老爷。

市里来的调查组,头头是专员,组员就都是特派员,听起来好大的名头。

陆铭听着无语,怎么听,就算有麻烦,也是张嫂该有麻烦才是,怎么变成魏嫂惹事了?

而说话间,很快就到了陆宅的后巷,围着看热闹的人见陆铭来,忙让开了条通道。

宅院后门处,有三两个黑制服巡警,其中一个巡警正要给魏嫂戴上手铐。

更有个趾高气昂的白胖子训斥着巡警们,“要不说到手的匪首都能被你们放跑呢,一群窝囊废!”

“等一等!”黑头喝了一声,又向旁闪开,陆铭走了过去。

“陆老爷!”巡警为首的是警务所副所长马小五,见到陆铭忙赔笑走上来,他是沉清手下八大金刚里第五位,现今沉清是警务所所长,马小五是副所。

“怎么回事?”陆铭问。

马小五小声说:“陆老爷别见怪,我也只是想把魏嫂带回去随便问问,这不魏嫂把一个特派员打的头破血流吗?这位李专员又正好在附近,小的也得交差,带回去随便问问,我想办法平了这事儿。”

陆铭眉头早就蹙起。

黑头立时冷笑:“屁话,我家主人从东海到西域,从南洋到这江南,再大的权势,谁敢上门抓过我家主人私宅的人?!你马小五吃了疯狗肉了?什么专员,什么特派员,一群狗屎!你马小五吃了疯狗肉,敢抓我家主人的人,却跟他们孙子一样?沉清个睁眼瞎,要你当副手?还神算子?屁!赶紧滚蛋,要抓人?!带公文来!”一口唾液,吐在了马小五脚前。

当着这许多人,还有左右街坊,马小五被骂的脸色阵青阵白,咬了咬牙,声音也大了:“我要带魏嫂回去协助调查!被打伤的刘特派员也指认,就是魏嫂动手打人!”

黑头冷笑,“你本来说要带人去协助你工作也可以,但戴什么手铐?你给谁戴手铐呢?现在,人你别想带走!你要做人,本该是我家主人的人,现在要做狗?那也是我家主人的狗!你真是脑袋不清不楚,还你平了这事儿?你算哪根狗毛?!那姓刘的色狼呢?意图强暴妇女,你怎么不去抓?!不去调查?!”

“哎幼,我算见识了,怪不得土匪头子在你们这里能被劫走,我看是进了土匪窝了!”那边,白白胖胖的李专员冷笑,又道:“马小五,这些人阻差办公,还不抓起来?!”

作者录事参军其他书: 宝典 我的帝国无双 我的老婆是军阀 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相关推荐:剑本是魔无限大杂烩不眠的爱丽丝葫芦山里蛤蟆怪半妖的我提着铁碎牙冲向了尸魂界我!反派舔狗,开局我爹逐我出门反派:从舔狗开始逆袭医神出狱重生别浪天命葬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