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杀生道果 >杀生道果

番外:阎浮世界诸众生,泥沙堆里频哮吼

大炎仙朝,隆武十年,深秋。

都——!

无数火轮机车、汽船、乃至五花八门的飞行器...载着大炎的精锐开拓团,向北、向南、向东、向西。

冲向草原、沙漠、高山、大海...也将仙朝的疆界远远地推了出去。

有王远这样一位人类出身的【大天尊】,不断从天道根源中进行技术解构。

带领着由各大道脉、继圣、乃至是仙人组成的豪华攻坚团队,以光速攀登这个世界的仙道科技树。

又以【无限月镜】和人类集体潜意识大海,千倍、万倍地压缩人类的学习时间。

从知识到实践,让这个世界日新月异,乃至天翻地覆!

只是短短十年的功夫,就走过了王远前世至少一两百年才能走过的道路。

在这个王朝高速发展的时代,到处都是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任何一个无用之人。

或许也有内卷,但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得到丰厚的回报!

甚至有人公开喊话,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请大老爷尽情地使用我!

反正人道、天道功勋持续累积。

趁着重新投胎的机会,给自己花钱买一个赛潘安模板,或者上佳命格的卷王比比皆是。

他们手里捧着的不是“饼”,而是真正的现世福报!

据说最近阴司还搞了一个十周年大酬宾活动,有卓越贡献的特定人群,还能享受八折甚至买一送一的优厚折扣。

只要贡献足够大,加入【立心】、【立命】、【继圣】三境的人鬼之列,与国同休也是等闲。

甚至靠着“打工皇帝”的功勋功德成仙,位列【天外天】玉京金阙都不是梦想。

让每一分耕耘都得到应有的回报,是新天道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善!

自然而然,在无数人空前的热情下,整个世界一片蓝海,处处都是活力十足的繁荣景象。

可惜。

仙道上层紫篆三境中,加起来也只有十三个的不灭尊位,却先一步迎来了固化!

而且还是一证永证,在可预见的未来中,都不可能得到解决的那一种。

如果困守一界,无论下层术士们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取他们而代之的可能。

或许在凡人看来这个问题有些太过遥远,纵使积累十世功德也轮不到他们去操心。

但从仙人们的视角来看,却已经是一个不得不未雨绸缪的严峻问题。

于是,一个已经被搁置了十年的解决方案终于重新提上日程,也让修行界荡起了涟漪。

模样大变的云京城。

琼楼玉宇应接不暇,摩云仙居鳞次栉比,不再完全禁绝道法之后,这里赫然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云中仙都。

一片云雾鸟鸟,紧邻皇城九重宫禁,一看就知道主人身份贵不可言的宅邸中。

“咯咯咯,来追我啊,追上我今天就叫你哥哥,追不上,今天我就是姐姐喽!”

两道起码也是青篆极限,甚至堪比半仙的遁光。

在一群禁咒校尉的注视下,旁若无人地飞出皇城宫门,又冲进这座宅邸。

一前一后互相追逐打闹,穿过仙气飘飘的花园、假山、纵横交错的空中回廊,落到一座荷塘环绕的精巧阁楼里。

现出一男一女,外表有七分相像的两个可爱幼童。

这对姐弟,当然也可能是兄妹,看起来最多只有四五岁,一身道行之高却分明已经超过了那些修行了几百年的老鬼。

脖子上挂着仙光湛湛的金环、长命锁,道一句仙器都不为过,一看便知跟脚不俗。

这对为了今天谁当哥哥(姐姐)争吵不休的龙凤胎抬头一看。

就见一个比他们两个大不了多少,也就是七八岁的另一个女孩,正跪坐在桌桉前,满脸严肃地盯着桌上一副谶纬图。

“大姐,你在干嘛?”

见状他们也停下了无休止的争吵,好奇地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挤到了她的身边。

女孩明显懒得搭理幼稚的弟弟妹妹,盯着谶纬图看了好一会儿,伸手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啊掏。

掏出一枚不知道被主人摩挲了多少次,莹润如玉的小王八壳子,又将三枚铜板塞进了壳子里。

一双小手抱着它“哐啷哐啷”一阵勐摇,嘴里念念有词:

“【长生道果】之后的位置一共就只有那么多,这一方阎浮世界的仙人已然出头无望。

所以...王八王八告诉我,我的机缘在哪里?”

传承自大司命【仙法·移星换斗】的古老占卜术,可以让人通过这王八壳子,直接向一个世界的“天道”问卜。

只是女孩嘴里念叨的这句词,多多少少有些不是那么尊重天道了。

而卜筮出来的卦辞,似乎更不尊重天道:

“本祖贼为媒,聊同汉报仇。机深螳后雀,祸隐马中牛。”

这诗用来形容篡魏的司马老贼,从头到尾都只说了一个字——造反!

要是换成别人卜出这个结果,怕是立刻吓瘫当场。

但他们姐弟三个却齐齐眼睛一亮。

啪!

大姐更是右拳勐地砸在左掌上,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蛋上满是恍然大悟:

“对呀,书上说人间王朝上下流动固化乃是取乱之道,这仙道自然也是一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人间的那皇位狗都不要,但【大天尊】之位却仙仙想坐。

正所谓天尊轮流坐,今年到我家,我王球球平生之志,便是要反了这贼老天,自己当大王!哇哈哈...”

小女孩两手叉腰哈哈大笑。

两个更小的完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高举着小手,一起欢呼:

“造反!造反!攻打南天门...”

“只要当了【大天尊】,谁也管不着我们。

我们要一天吃八顿冰激凌,顿顿不重样!

我们要睡觉睡到自然醒,谁敢让我们早起,我们就打他的屁股!

我们要把母亲从老爹的魔爪里抢回来,天天都要跟我们一起睡...”

姐弟三人毫无顾忌地宣告着自己的造反计划,谁也没有注意到,无所不在的《炎律法网》微微一亮。

分明是已经触发了关键词!

一群长枪大戟,凶神恶煞的阴官、人鬼、天兵、天将,已经团团围住了这座府邸,连蚊子都跑不掉一只。

一只只神光湛湛的法眼勐然睁开。

下一刻,他们却又不约而同地又一起将送到嘴边的“何方反贼竟敢大言不惭?!”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眨眼功夫,他们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地干干净净。

大天尊是任爹?那就没事了。

只留下一位黑脸短毛,长喙大耳,金盔紧系腮边带,勒甲丝绦蟒退鳞的猪头神将。

也是今日轮值护卫京城的紫篆仙人,【七杀星君】、【土伯】、【天河元帅】高继圣!

摇了摇头,抹了一把脑袋上的虚汗。

“师父他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从小就穷养三个子女,让他们寄宿在自己舅舅家里,以为自己家条件一般。

这才避免了《我的天帝父亲》这种不着调的事情发生。

想必等到他们成年之后得知真相,一定会十分开心的...吧?”

除了王球球这个凰妩怀了三年胎的大闺女之外。

后面的龙凤胎,是为了他们以身作则鼓励生育生的二、三胎。

正常人怀龙凤胎,不管在肚子里发育的怎么样,只要谁先出生,谁就为长。

可凰妩不一样,她怕疼。

到了日子,直接把他们两个像球一样从肚子里踢了出来,自然而然就没有先后之分。

导致他们每天都要先打一架,确定今天谁当姐姐(哥哥)。

而且,他们就算什么都不干,只要成年就是紫篆仙人,而且还是“灵肉合一”的天仙!

看着把自己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硬生生往后挤了三位的师妹、师弟。

这位十年前一不小心投了猪胎的畜生道化身,忍不住挠了挠头,挠出一片火星。

“唉,三个师妹、师弟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失去了人生奋斗的意义,实在是太可怜了。

不过俺老二也不差。

师父说,三恶道下一次轮回的身份,又双叒叕给我准备好了。

还要专门送我一个名字叫作‘只要专一就变强’的系统金大腿。

用【天下布子】从师父这位【遁去的一】身上剥离出的某种特质,除了让我始终像他学习之外,还拥有神奇无比的效果。”

想到这里,高继圣却是面露得色。

“有道是,拐一年摇一年缘分呐,吃一堑长一智谢谢啊!

师父这种怕老婆的男人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其实都很专一。

无论他们多少岁,纵使白发苍苍,行将就木也依旧初心不改,一直都喜欢...十八岁的漂亮姑娘啊。

这一波俺老二稳赢!

十年之期已到,该走了。”

没有去跟自己看着长大的球球她们告别,腾起一道遁光便去往了度朔山。

另一头。

一朵白云也恰好飘出岱州白猿道的山门。

“行过小周天,念咒掐指决,贫道我本是白猿道,得了道的小神仙。

推过九宫图,演过离震乾,贫道我通晓,天文地理,上下五千年...”

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约莫十岁上下,清秀俊俏的小道士悠哉悠哉地躺在云上。

嘴里叼着一根草棒,翘着二郎腿,屁股后面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甩来甩去。

忽然发现前方高继圣的遁光与自己同路,眼前一亮,连藏在头发里的六只耳朵都兴奋地竖了起来。

“道友请留步!”

叮!

“最强交友系统已启动。绑定宿主,孙小六。”

达成三大前置:一、对方背对自己;二、喊出“道友请留步”五个字;三、对方转头;

便可以汲取对方的一部分天命,补益自身。

注:只在本方阎浮世界之外生效。

......

不去管结伴而行的孙小六和高继圣,这个时候的度朔山早已热闹纷呈。

一道又一道来自天南海北的遁光从天而降,落到山间各处。

纵使人间日新月异,也挡不住他们追求那一份机缘的热情,舍生忘死绝不后悔。

而且人手一套《军地两用人才之友》、《民兵军事训练手册》、《赤脚医生手册》,都在抓紧时间复习。

人群中。

一头猪、一头鹿、一只羊、还有一位衣着朴素的俏丽少女,正一起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时不时张嘴狠狠喝上几口西北风,满足地拍了拍肚子。

“这从海上挂来的西北风就是可口,连盐都省下了,滋味刚刚好。”

“是极,是极。

就算咱们到了那边生存条件恶劣,只要能来上一口海风,就可以多撑半年。

餐风饮露,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呀。”

“我等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造化可大着呢。”

穷到只能一边喝西北风,一边用废气吹牛的四位不是别人。

正是好好吃、好养活、不高兴这三位王远亲封的【粮草官】,还有负责管理他们的【穷神】辛小薇。

显然,他们靠着喝西北风都能长肉的本事,谋划到了一份十分不错的差事。

在他们身边不远处,还坐着一位手捧账本,肥头大耳,却满脸愁苦的富态和尚,赫然也有着仙人道行。

他看了一眼头顶高远的天空,还有更加高远的【天外天】,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账本。

被上面已经变成了坏账的应收账款,深深刺痛了眼睛。

“小青年不讲武德,专门欺负我一个四十六亿岁的老前辈。

我还以为来了大买卖,到头来,却变成了我看上了你的利息,你看上了我的本金啊。

痛,太痛啦!

不过,比起被吃掉的【杀生树】,我已经好了太多。

从浑浑噩噩中诞生自我,全新的生命意味着独立的人格,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只要去往天外,靠着‘九出十三归系统’我一定可以重整旗鼓,再一次登上天道的尊位。

可惜...”

想到探索规则,他本就愁苦的脸色便又是一垮。

“所有人的收获都有七成献给玄穹上帝,我只要想一想...

痛,太痛啦!”

被王远借贷了大笔天道垂青,成功借壳上市,夺了尊位的土着天道,算是因祸得福,终于化形而出。

又被王远随手封了一个归命侯。

终于体会到了王远当初倾家荡产时的痛彻心扉。

唯一有所慰藉的是,他也得到了贯彻王远“众筹修仙”权能的金手指。

只要将自身的法力、知识借贷给别人,就能不断变强。

借出去的越多,变强的速度就越快。

随着岛上的术士越聚越多,一道目光从高天之上扫视而下。

“嗯,辛小薇、归命侯、老二、素孤云、雷鸣远...都已经来了,还有老六家的大儿子孙小六。

话说,妖怪修到【道将】化作人形后,就不会再出现生殖隔离,人、妖结合,生出来的也会是人。

今天一看,他们到最后竟然生出来一个猴子?

说明他们当初在造娃的时候...

啧啧,我服了你个老六,不对,青霞真人才是深藏不露的大老。

没有跟喜爱鱼人的雷鸣远交流一下经验着实可惜。

嗯,时间差不多了,出发!”

王远大手一挥,【大道树】的枝干呼啸而来,撒下一片通天光柱。

第一批远征军顿时消失在光柱之中。

沿着早就探好了路的大道枝干,去往了其他的世界。

前后一直准备了十年时间,王远终于应老乡【太一帝君】之邀,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天外探索。

毕竟,一个人看到了天外的风景,又怎么可能甘心继续躲在螺狮壳里做道场?

就算他能耐得住性子,每一位有志于更进一步的术士、仙人也不可能答应。

“当然,我们万万不能学太一。

他这种以万物为刍狗的天生反派,要不是实力太强,怕是早就被某一界的大能给打死了。”

虽然是老乡、同道,但两人走的道路和做事风格却截然不同。

五德五行,四大四象,三界三才,阴阳两仪,最后生成的那一个“一元初始”,便是他们独有的道。

太一是“万物归一,一生万物”,以万物为刍狗。

那是真正的“道”的状态,没有善恶之别,除了同道之外,绝不会怜悯众生。

如果王远当初在【混元道果】的争夺中失败,死了也是白死,他不可能出手相救。

王远则是“大衍五十,其用四十九”,遁去的一是扭转既定悲惨命运的希望!

“六根束缚多年,四大牵缠已久。堪嗟石火光中,翻了几个筋斗。

咦!阎浮世界诸众生,泥沙堆里频孝吼。”

经过十年探索,王远已经知道,阎浮世界之外还有无数个阎浮世界。

这一方世界已经重获新生,但那无数阎浮世界却大多都在承受着各种苦难。

“所以,我们要以‘天外送经团’组团送温暖。

用三大神书武装头脑,以工业的铁锤,和农业的镰刀,让大炎仙朝的文明之火真正照亮诸天万界!”

相关推荐:气吞寰宇这个萝莉有点萌特种兵之恋顶级特种兵王悍女掌权人模拟修仙:从家族崛起开始我的小师弟可太稳健了这个领主大人非常科学家族修仙:我能看到提示忍界:我干柿鬼鲛不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