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道长途 >万道长途

第三百六十六章 狐狸

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年剑客被拽掉的几根头发,已经到了李启手上。

李启拿着头发,口中默念着什么。

中年剑客童孔一缩,然后双手举剑,挺身前刺!

武道内气刹那间撕碎了李启的身体,他的身躯直接被斩成几十块钱!

但被斩碎的躯体快速化为流水,渗入地底。

还是身中神,不过这次是水神。

水神身上的神气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武道内气,是将无数种气锤炼成一种,修行武道者,不管吸纳的是什么气,最终凝练的都是武道内气。

因此,武道内气也具备吞噬和侵蚀其他气的性质,就好像武者的饭量一样。

所以武道内气可以摧垮一切术法,对所有防御都有特攻效果,用在防御上也能消融对方的攻击。

除了没有那些特异之处之外,单纯论攻防,武道内气没有缺点。

和武道不同,巫道则完全相反。

巫道吸纳的气又杂又多,和武道讲究锤炼精纯完全是两个思路,所以巫道的花招特别多,但是在正经的攻防上就显得弱势很多。

这种原因下,仅仅两击,李启的两尊身中神已经遭到了重创。

七品武者,还离得这么近,很危险的。

不过,李启也不是普通的七品巫觋。

剑客在意识到李启已经逃走之后,他更着急了。

但是着急也没用,李启的身中神已经全数出现,拦在了他的面前。

山神水神携手,日月天神悬空,四周异象频起,有无数神气涌动,山气水气被频繁的调动起来。

剑客深吸一口气,长剑挽了一朵剑花。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喊出招式名。

不是所有人在打架的时候都会喊出绝招的名字的,那样也太蠢了。

但不喊,不代表他没有出全力。

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

因为李启的本体躲在了身中神后面两里地处,正在做法!

李启举着他刚刚趁着剑客不注意,偷到的头发,并且用头发做成灯芯,在一盏虚幻的灯面前,不断重复着话语。

这是巫觋的诅咒!

那盏灯的灯芯是剑客的头发,正在熊熊燃烧!

剑客知道,自己必须要阻止巫觋做法!

长剑再度出鞘,剑光如龙,武道内气如荒莽奔腾,想要摧垮眼前的所有阻碍!

但见李启那边——

诅咒愈急,灯愈暗,黑影在灯下徘回。

最后一影,色暗黝,映地独真,止而不动,烛中灯忽大明,黑影印地上不灭,如澹墨所染,又被李启举手以火焚之。

这一瞬间,剑客的剑也如约而至。

李启的身中神全部破碎!

在武道内气面前,身中神的神气几乎没有半点防御能力!

但是,他的剑气只冲出了五十步。

随着烛火燃尽,下一个刹那,全力出击的中年人直接浑身僵直,丧失了战斗力,并且中断了所有行为。

他浑身上下青筋鼓起,眼白里充满了血丝,嘴唇乌紫,想要呼吸却又好像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喉咙一样。

甚至,他连心脏都不再跳动了,有一双无形的手刺入了他的胸膛,摁住了他的心脏,掐住了他的每一根血管,让他浑身上下所有生理运作全都停止了。

那好像能斩碎一座山的攻击因此而停。

这是诅咒。

李启的正面战斗力很差。

但是,给巫觋一根头发,巫觋就能要了你的命。

他手里的灯,是这剑客的命灯,若是完全被黑影,也就是李启的咒法吞噬,剑客就会立刻毙命,而且没有死因。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心脏骤停引起的猝死吧。

只是李启并不准备要他的命。

下一秒,李启的将手中那盏虚幻的灯消散。

剑客勐的跪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大颗大颗的汗水滴在地上。

他停手了,因为他的手不停的在抖,眼神也飘忽起来。

但是紧接着,剑客不可置信的抬头,盯着李启。

怎么可能!居然有巫觋在百步之内做出了反应?!并且把他击败了?!

他是武道七品,百步之内面对巫觋,应该是稳胜才对!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李启平时面对的都是什么敌人。

在太学的时候,那些修行武道的天之骄子们,速度比他快,力道比他足,武技比他精妙,武道内气之精炼远超这些‘江湖侠客’十倍。

李启虽然不是常去,但他也会偶尔交流交流。

大部分情况下,不擅长争斗的李启会被武者或者其他道途摁在地上打。

毕竟,巫觋真的不擅长打擂台,也不会去打擂台,他们都是缩在万里之外画个圈圈诅咒你,然后你就是真的死了。

但这样的战斗对李启来说也是好事,起码,他已经学会了如何在战斗中给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所以李启并未沾沾自喜,他挥了挥手,无形之力直接将剑客丢了出去,飞出去三里开外,在地上砰砰砰的滚了一圈。

至于其他人,早就已经跑光了。

骂人可以骂,但跑路也要跑的嘛,百越的人最擅长这个了。

只剩下姗姗而来的开闻禅师,面对李启的霸道行径似乎有些不悦,但没有说什么。

但李启没关系,他只是伸出手,在空气中画出了附近的一个简易平面地图,只画出了附近二三里的地形。

但是已经足够了。

在这个悬浮着的平面地图上确认了方位后,然后,李启伸出手,在这地图上佛凋的位置,画出了一个大概直径五百米的圆。

这个圆相当规整,因为李启现在对肉身的控制力相当出众,毕竟也是七品了。

就在他画完这个圆之后,四周的场景陡然发生了改变,无形的壁障笼罩了周围,一道阻隔一切的透明壁垒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道壁障规定了,只许出,不许进。

在地图上画的一个圆,投射到了现实,并且直接改变了现实。

这就是巫觋的神异,要说手段诡谲,巫觋可是在整个天下都排的上号。

不过,外人看着神奇,但在李启看来,这其实这和扎小人一个原理。

扎一个草人,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用针扎,那人就会跟着受伤疼痛,甚至会死。

现在也是一样的而已,画上一幅地图,然后在地图上画一个圈,在地图上把这块地方分离出来,于是就真的分离出来了。

于是,这里就和外界隔断了,只有李启和开闻禅师两个活人在这片区域里。

不过,说起来好像很复杂,实际上从李启赶到这里,并驱逐掉这里所有人,其实不到一分钟,那场战斗也只不过花了十几秒而已。

开闻禅师面对着这一切,皱眉说道:“施主,你表现的好像有些太着急了,你发现了什么?”

“危险,这个佛凋的危险。”李启如此说道。

“此话怎讲?荼吉尼天生性慈悲,虽然曾经喜食人心,但现在她早已成为了护法神,断不可能做出什么特别危险的东西散播出去。”开闻禅师说道。

他在纠正李启,因为对荼吉尼天亲自安排的事物说危险,是很不礼貌的。

“不是说那个危险,荼吉尼天本人或许没什么恶意,但不代表这个东西很安全,所以我才要把人都赶走,否则他们可能会死。”李启则说道。

他没有继续解释下去,因为继续解释没什么用,不如眼见为实。

李启这一次,坐了下去,开始和之前一样,以三十二相观摩佛凋。

毫无疑问的,他眼前再度出现了一副新的观想图。

但是李启并未使用这观想图,他只是忽略了三十二相。

先观想三十二相,然后结合佛凋,以此来组成那种观想图。

之后,李启笑了笑。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模一样。

佛的特征是三十二相。

那么问题来了,有三十二相的就是佛吗?

李启缓慢起身,口诵偈语:“泥塑木凋缣彩画,堆青抹绿更装金,若言此是如来相,笑杀南无观世音。”

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那如来何其多?

这佛凋,根本就不是自己眼前看见的‘佛凋’!

李启突然明白了自己读的佛经之中的一句话,叫‘着相’。

以前李启还开玩笑说过别人“你着相了”。

但如今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着相。

执着于三十二相本身,就永远无法接触真正的佛凋。

佛凋平凡的外表,引来的着相之病是一重迷心,乃言如是如是之言,是第二重迷心,更言以三十二相观佛,又是一重迷心。

如此一来,离真转远,佛凋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开闻禅师听见李启说这话,脸上的惊讶都要溢出来了。

他讶然的扫视李启,仔细打量他。

然后,开闻禅师诵了一句佛号,接着对李启郑重的说道:“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转轮圣王虽有三十二相,岂得同如来?世尊以言句除遣细惑,令后世众生所见不谬也,今日我便将世尊之语说与公子。”

“如是我闻:音声色相,本自心生,分别之心,皆落邪道。”

“佛以非色,汝妄为色。佛以非相,汝妄为相。若以九色七十二相观佛,即是离无着有。不可与闻无上之义。”

“世尊言:转轮圣王,外貌端严,具足三十二相,然不明佛性,但享顽福,有时而尽。有我相也,不得大自在。”

李启听闻这话,还没听完就一个激灵,马上站直了身子,认真听讲。

这话开头是‘如是我闻’,言语之间也曾提及世尊。

这是佛祖,那位大日如来,传说中的毗卢遮那佛亲口说的话!

类似于巫神山的巫神教诲!

所以李启半点不敢漏下来,一字一句的仔细聆听,然后牢牢的记下。

不过,和所有大能者所书写和讲述的语言一样,这些语言清晰易懂,可以被轻易的记忆,书写,记录,传播。

但是,他们又蕴含着某种深层次的大道,可以给予人深刻的指引。

李启揣摩着这个话语,一边也思索着为什么开闻禅师会突然和自己诉说佛祖曾经说过的话。

这种话应该是绝对机密,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聆听。

这话的意思非常简单。

一切形色诸相,是由心生,想要分别他们的行为就已经落了邪道,难以得闻无上之义了。

就好像轮转圣王一样,轮转圣王外貌端严,和佛一样具备三十二相,但他不明白其中真正的含义,所以最终会走到尽头,他虽然有我的‘相’,却终究得不到大自在。

世尊如来的话是这么说的,那么……开闻禅师为什么要对李启说这个?

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说这句话,起到了什么作用?

这倒是很好理解,他说的这句话,是在肯定李启的说法,是说李启的思考接触到了真相。

于是他用世尊如来的话,认可了李启,顺便给了李启一个提示。

李启没有回答他。

而是再度看向佛凋。

如果以上想法都成立的话,那么……

李启再度闭上眼睛,这一次,他连真知道韵都收起来了,不再以任何形式感知外界。

然后,运使刚刚领悟到的法门。

李启双手掐诀,人身小天地展开。

突兀的,他的身周突然展现出了佛门的异象。

有心光芒,放五色光,上空如盖,覆日映众。

李启封闭了所有的感官。

他发现,纵然如此,他依然可以清晰的‘看’见佛凋。

他也说不清楚这种感官到底是不是‘视觉’,但在一片黑暗之中,佛凋确实存在于那里。

xiashuba.com

不过,那又不是佛凋。

佛凋只是一个表相,执着于佛凋的表相,和执着于佛凋那三十二相的表相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迷心。

感官所看见的一切,都是表相,执着于感官所看见的世界,便是“着相”。

如果要脱离这点……

李启闭上眼睛,开始尝试。

不过几分钟时间,李启睁开了眼睛。

而那佛凋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李启手上悬浮着的一滴血。

五蕴魔之血,混杂了一些烦恼魔,死亡魔,以及天魔的血,但主体是五蕴魔的。

开闻禅师终于绷不住了,他的优雅一扫而空,在心中的震惊下,他选择虔诚的拜服在地。下拜之后,他的脸也开始变成狐狸脸,背后伸出了四条狐狸尾巴。

“荼吉尼天座下,开闻,见过佛子!”

他是狐狸!

相关推荐:史上第一败家子我只想安静的当个败家子一纸情报重生之拯救国足诸天震惊:盘古是我弟弟我真不是黄金圣斗士我不想当球王重生之华夏球王球王从签到伯纳乌开始诸天降临:开局点评十大武侠神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