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在柯南朝五晚九 >人在柯南朝五晚九

第78章 基德:我是谁?我在哪?

琴酒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洞察力,任何人凝视着他的时间长了,或者距离太近了,都会被他发现。

这一点,早在牧远刚刚成为亲传弟子、领到琴酒送来的第一笔低保时,就已经验证过了。

即便是从数公里外的山顶,凝视向琴酒远去的保时捷356A,他也还是被琴酒发现,停车反向凝视了回来。

这也是为什么,想要抓住琴酒,就必须先找到一个能接近他,还不会引起怀疑的暗子的原因了。

只有让琴酒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暗子的身上,才能让这种洞察力暂时失效。

这一点,牧远也是试验过的

——有一次,琴酒在被勤学好问的伏特加问问题时,就没有发现他的凝视。

笔趣阁

原本牧远觉得,找到一位合适的暗子,会是抓捕琴酒计划中,最难的一环。

毕竟,武道高手虽然罕见,却还是有线索可找的。

但能像伏特加一样让琴酒放下戒心的暗子……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凝视着黑羽快斗的裸照,牧远轻声微笑道:“朋友。”

黑羽快斗再次戴上了伏特加的面具,翻了个白眼:“拿裸照威胁朋友的朋友?”

“你误会了,”牧远摇了摇头,“所谓威胁,是我有可能把照片散播出去的可能,如果没有这种可能,这些照片……”

“就是确保咱们能成为好朋友的约定与见证。”

“……”

黑羽快斗的心里有一万句脏话想说,但考虑到牧远手里的照片……

他其实不怕牧远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警方,因为就像牧远所说的那样,凭他的易容术,不过也就是换一个身份生活而已。

但如果牧远把他的照片散播出去,尤其是散播给他的同学的话……

黑羽快斗:母宁死!

“呼——”黑羽快斗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抓住那个可怕的大叔?”

“抓GIN桑的事情暂时不急,”牧远想了想,不确定道:“我或许还要再找一个好朋友才行。”

“或许?”

“嗯,虽然已经有了一个人选,但她……对了,这个送给你。”

说着,牧远从袈裟中掏出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

“这是……梦幻之心!?”黑羽快斗下意识地接住,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怎么会在你这儿?”

牧远面不改色地平静道:“因为在我这里最安全。”

“在你这儿最……倒也是。”

黑羽快斗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认真地盯着手中的钻石看了一会儿,转而又扔回给了牧远。

牧远眨了眨眼睛,“你不是来偷这个的吗?”

“是,也不是。”黑羽快斗笑了笑,“我要找的,其实是……”

“等等,有人来了。”

牧远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传入了黑羽快斗的耳中。

黑羽快斗有些惊讶的看了牧远一眼——这个人的眼力和耳力……

“砰!”

没给黑羽快斗更多思考的时间,僧舍的房门便被人十分暴力的一把拉了开来。

“找到了!”一个身着西装的工作人员激动道:“他们果然就藏在这里!”

“好!堵住房门,不要让他们跑掉了!”后方有人应和着。

一转眼,只有十平米的僧舍内,便涌入了十几个黑衣壮汉。

他们恼怒的神情中隐藏着一丝丝恐惧,双眼死死地盯着牧远和……「鱼冢二郎」。

“喂喂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黑羽快斗看着牧远,学着伏特加的声音道。

还没等牧远开口,一个壮汉便呛声道:

“两个大男人躲在这么一间小屋子里,看你们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是你们杀了藤原老师!”

“没错!快点认罪吧!”

“少跟他们废话,直接把他们绑起来!”

“不要怕,他们只有两个人,上!”

一阵阵的起哄声中,前方的一个壮汉抄起了房内的扫帚,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黑羽快斗见状,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这个房间太小了,还没有窗户,就算是扔出了烟雾弹,也很难能逃得出去。

正在他开始额头冒汗,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时,牧远忽然叹了口气:

“唉,早该想到的,既然工藤新一那家伙来了……”

“铮!”

一声刀刃出鞘的轻鸣。

牧远上前一步,手中的名物观世正宗划出了一道毫无技巧的寒芒,手持扫帚的壮汉便是一愣,只觉手中一轻……

断裂的扫帚便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啪嗒”一声。

“咕冬……”

吞咽口水的声音随之此起彼伏了起来。

他们,都是藤原家的家仆,都认识牧远手中的名物观世正宗,也都愣在了当场。

牧远一脸平静地收起刀刃,只是在壮汉们的头顶上凝视了一周,便回头轻声道:“走吧,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说完,他便率先向着屋外走了出去。

所过之处,藤原家的家仆们,全都自发地让开了一条去路。

黑羽快斗瞪大了伏特加的眼睛——他,为什么敢这么笃定?怎么能这么……潇洒?

“滴呜——滴呜——滴呜——”

就在牧远和黑羽快斗来到了人群聚集的桉发现场时,二泉山的山脚下也响起了阵阵紧急的警笛声。

目暮十三穿着他的橘黄色风衣,神情严肃地带头往山上走去。

数分钟后,目暮十三眉头紧锁,看着一旁的牧远和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道:

“颈部有勒痕、匕首就插在死者背上,有两处穿刺伤、子弹从左侧太阳穴中射入、分泌物中还检测除了氰化钾的成分……”

“最关键的是,所有参加展览的宾客大多互相认识,几乎所有人都能找出可以互作补充的不在场证明,除了……你,牧远老弟,还有一直跟你在一起的这位……鱼冢二郎先生。”

“……”

黑羽快斗惊呆了。

一个人的身上出现了四五处致命伤也就罢了,最有可能犯桉的嫌疑人,竟然还锁定在了他和牧远的身上?

这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牧远,企图从对方的脸上寻找到和他一样的错愕。

然而,牧远只是澹定地点了点头道:“嗯,果然和往常一样。”

“???”

你的往常,是正经的往常吗?

还没等黑羽快斗组织好吐槽的话语,牧远便转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么,目暮警官,这次就交给加桑来处理吧。”

“?”

加桑,谁?

黑羽快斗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目暮十三的胖手便拍上了他另一边的肩膀。

“啊哈哈,原来你就是加老……嗯,鱼冢老弟啊!那这次的桉子可要麻烦你了啊!”

“???”

黑羽快斗: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相关推荐:我在聊斋当县令我在聊斋当祸害反派:十万年人生,让女主跪求原谅转生成青蛙女主被用卡牌创造出来了我成了大明勋戚猎人:我真不是除念师我的傲娇大小姐我的老婆是兵王九鼎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