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最终冠位指定 >龙族:最终冠位指定

第二百五十五章:新学期

“想要参观这里也好,老唐他们会带你们去。想要离开也好,回到大门处,启用我给你们刻印的符文就可以回到进来的地方。”赋予助理团还有楚子航能够进出英灵殿的权限,路明非又说,“这毕竟是亡者的领域,只有这个符文的存在才能让你们不至于迷失到地下,不被传送到迷雾还有冰霜里面。”

刻录在手背的金色的符文渐渐不可见,知道它还存在的酒德麻衣问:“那这下面的领域,是什么?”

不仅仅是她,苏恩曦也是好奇:“说起迷雾与冰霜,那就只能是‘尼伯龙根’了吧?刚才带我们来的梅涅克先生也提到过这个。不过,这和我们认知的尼伯龙根,应该不是一个吧?”

“确实和我们的尼伯龙根不一样。”罗纳德代替答道,“我们所创造的尼伯龙根,是需要借助现实已有的事物才能成立。白帝城的原型就是两千年之前的白帝城,至于那个‘奥丁’所处的零号高架桥,则是以未完工的十号高架桥为原型。”

听到熟悉的名字,楚子航勐地抬头向他投去目光。或许……他可能知道些什么。

罗纳德听起狮心会的几位说过“奥丁”的事,自然也知道那里之前存在一个已经自我崩溃的尼伯龙根。他又说:“至于这个英灵殿还有下面的‘尼伯龙根’……则完全在我的理解能力之外了。”

“因为这是覆盖在星球之上的世界,是不需要参考世界本身的存在的。”路明非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半知半解的苏恩曦吞了口唾沫,试探性的问:“……这下面,不会真的有一个死人之国吧?”

路明非微笑,笑得有些微妙:“现在还没有。”

苏恩曦拍了拍胸,松了口气。光是这几个都已经让人受不了了,要是真的冒出一个国来……

“不过未来可说不定,”路明非补充道,“世界之大,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意外。现在的英灵殿就像是一盏明灯,说不定真的会吸引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

苏恩曦笑容僵住了,酒德麻衣露出笑容,半幸灾乐祸半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离开喧闹的大厅,打开数道禁制,路明非来到英灵殿的最深处。这里,有着一些极度重要的东西。

右眼的虹光闪过,面前的大门打开。这眼睛与它的外表不一样,并不是什么虹级的魔眼,只是被永恒之枪刺伤,重现神话场景的狂猎之神之神核所在而已。不过这样的存在,其本身的位格就超过许多人类的魔眼。

房间里是一个巨大的石质空间,有一个同样无比巨大的池塘。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浓郁到让人不敢轻易踏入的魔力量,就像纯氧不能吸多一样,魔力含量高的环境同样会让人无法生存。

路明非慢步走到池塘的边缘处,池塘的底部有着数不胜数的蓝色透明晶体还有无数符文组成的巨大术式。

这就是英灵殿的“心脏”,巨大的术式汇集了大气中的魔力,使其固化或者液化,之后就是传送到英灵殿的各处,支撑这座巨大的浮空城堡运转下去。支持梅涅克他们复活的魔力就来源于此。

以路明非现在所持有的魔力量,虽然也可以支撑英灵座运转,但那样的话,他就必须一直待在英灵殿之中。而制造了这个魔力池,他本人也会更加的自由一点。这几个月之间,他就是在忙着构建这个。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浸泡在这座池子之中,那还并未成型的,被所有人所渴求的着的“卵”。

金色的杯状物像是刚诞生的卵一样,静静的与周围的魔力产生像是呼吸一样的反应,它仿佛在一呼一吸之间就产生了巨大的魔力。

但路明非很清楚,这只是徒有其表的东西而已,不说位于冬木的原型(Grail),就连人理烧却的元凶,魔神王送去各个时代的高浓度魔力结晶(Art Graph)都比不上。

或许是出于那至今还存在的莫名的危机感,又或是在顾虑些什么,路明非下意识的选择了制造这个和他有着宿命一般联系的,“万能”的许愿机——圣杯。

但这也并不是随意就可制作出来的,这里的圣杯只是一个外壳,一个只能吸收魔力,企图在某个时刻引起魔力质变的空壳而已。

原型——东木大圣杯的存在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混在其中,并不是能够轻易复刻出来的。或许以路明非现在这样的做法,所能够创造出的,也就只有类似与魔神王那样的复制品——特异点的圣杯而已。

“魔力池”的大门被关上,在数道的锁扣的封锁之下,除了路明非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进入这里。

而同样英灵殿深处的,还有另外一个房间,一个用于囚禁的房间。

同样复杂的禁锢术式被打开,这是一个装饰很普通的房间。打开的电视里正放着上世纪港市的老电影,原本因该很受主人的喜爱,那极度讲究的小礼服被揉成一团随便的丢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有吃剩下的零食以及半瓶开封的可乐,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

“稀客啊,哥哥你不去忙着构建你的英灵殿,跑我这里来干什么?”汲着拖鞋,头发像鸡窝一样,穿着短袖短裤的路鸣泽抱着快有他半个身子大的爆米花桶走了出来。

“来看看你。”路明非答道,神情随意的像是回家。虽然这里确实是他家。

身高太矮放不到茶几上,路鸣泽索性就直接把爆米花桶放在地上。又站在沙发上抱下可乐瓶,接着就直接坐在地上靠着沙发。

美滋滋的灌了一大口可乐,又塞了一把爆米花。他拍了身边的空位:“来坐啊哥哥,别把自己当什么外人。”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把皱成一团的小西服拿下来垫在地上,再次示意路明非坐下。

“看来你生活得挺不错的。”路明非走过去捡起小西服,折叠好后放在一边。

又塞了一口爆米花,路鸣泽支支吾吾的说:“那是当然了,想吃什么有什么,想看什么有什么,想玩什么游戏就有什么,没有比这更加开心的日子了!”

“而且这里还是英灵殿哎!那个‘奥丁’骑一百匹斯来普尼尔也赶不上的英灵殿哎!管他什么世界末日、管他什么龙王作祟、管他什么混血中战争爆发,都影响不到这里,多好!”路鸣泽半眯着眼睛称赞到,他举起可乐瓶,“赞美狂猎之神!”

路明非也是在地板上坐下,拿出遥控器换掉这个频道,启动了一旁的ps3游戏机。游戏机是老唐他们出去采购是带回来的,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给狮心会一众一人一台。他也是拿到了,就装在了这个房间里。

“陪我玩玩吧。”他递了一个手柄给假装自己很开心的路鸣泽。

“好啊!”路鸣泽笑着接过,还炫耀道,“别小看我哦,哥哥你就算天赋再厉害,也比不上我两个月的苦练。”

“嗯。”路明非点点头,点开了许久不玩的街霸。

屏幕上有大大的K.O.两个字,路明非早已经离开,窗外面的天空暗了下来,把男孩的大部分身影藏在了阴影中。鬼知道这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夜晚。

屏幕的亮光照亮路鸣泽的脸,他空洞的眼神看着屏幕里倒下的人物。他输了,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从来没赢过,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的无数年里。

记忆中,哥哥捂着右眼,鲜红又带有金色的血液从手指的缝隙里流出来。他觉得自己很痛,不仅仅是为了哥哥觉得很痛,被再次拒绝的心更痛。

“真好啊……狂猎……”他喃喃的说,然后露出半哭半笑的表情,“用异世之神……来裁决罪人……这可真好啊……”

……

事实上证明,即使是能够毁灭世界那样的危机,在时间的洗刷后,除了又留下一条世界未解之谜和让各种专家们发疯的数据之外,绝大多数的人没多久之后就会忘记这个事件。除了一些藏在阴影里的家伙。

卡塞尔学院,明明是还处于春季学期,开学也将近有了两个月了,但是学院里的人却是少的有些可怜。毕竟他们大部分都被派出去进行“青铜事件”的善后处理了。

可能是因为龙王苏醒产生的连锁反应,世界各地也出现了不少龙类活动的踪迹。还有就是过去就存在,以前躲得严严实实,现在又冒出来的各种与混血种有关的邪教团体。

所幸这些小组织都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但就是数量有点多,而正式的专员要忙着对付苏醒的龙类,所以在校的大二大三的学生们就可以像大四的学长学姐们一样,提前体验执行部的水深火热了。

就比如某大二的学生会长带着学生会高层冲杀在打黑第一线,传来的战报都快写一本书,听说他本人也这样的打算。

而出乎意料的,某大一狮心会副会长确是因为要“修身养性”而留在学校。有人猜测,是因为面对龙王的经历已经让他对这样的“小打小闹”不感兴趣了。但真实情况如何,大概只有同样留在学院内的会长知道了。

于是,偌大个校园就变成了这样只有大一的小几百人在校的情况。就算是部分的教职工人员也被派往外面去了。

校长办公室,副校长啧啧的打量着焕然一新,增添了许多名贵酒水的酒柜:“看不出来啊,你这家伙被贼偷一次还变大方了,你这是打算引蛇出洞啊?”

被校长重新摆上去的酒水,其中不乏一些平常被他藏的严严实实,自己就算通过诺玛也找不到的极其珍贵的稀有品。

“不过你要抓贼用这个是不是太浪费,我帮你喝掉点,你灌其他颜色的酒水进去的也是一样。”他伸手去摸酒柜,然后被打掉。

端上一杯茶,结束欧洲之旅的校长慢悠悠的说:“找你来是正事,这些也不是抓贼的,别惦记了。”

“小气……”副校长滴咕了一下,坐到了校长的对面,“又要我给你做什么坏事了?我现在可是很忙的,没我压着,冰窖里的那群家伙非要把楚天骄留下的迈巴赫拆了不可。更关键的还有一个楚子航在一边看着,那小子大有一副‘你们真敢拆,我就拆了冰窖’的意思。”

“这个算是有点争论吧,那是楚天骄的遗物,本质上也是属于楚子航的东西。”校长端了杯子喝了口茶,经过几个月的修养,他的手恢复的差不多。

不过断肢重生这种事对于混血种来说还是有些惊世骇俗的,所以他对外就说是副校长用炼金术的手段帮助他治疗的。他继续说:“我要你做的,是关于加图索家那边的。”

“怎么?你的那个种马朋友上次帮了你,这才没多久你就要过河拆桥啊?”副校长半躺在座位上,一副打算听八卦的样子。

“对于加图索家来说,家主的身份只是一种象征,真正管理他们家族的,是长老院。”校长直接把自己好友是个花瓶的事实抖露了出来,“而弗罗斯特,那家伙也是有着长老院的撑腰才能获得代理家主的地位。”

“长老院啊……说起来我好像也是学院挺重要的元老来着,结果元老会差不多都几十年没有召开过了,只有校董会的这群小家伙在蹦跶,我都快忘了还有这重身份了。有些时候我还还挺想念贝奥武夫那老家伙的。”副校长像是在怀念。

“我觉得他们可不会想你。”校长憋了他一眼,“总之,弗罗斯特从获得了代理家主开始,就在任何地方展示他那过剩的控制欲。无论是在他家,还是在卡塞尔学院。”

“听上去像个偏执狂。”

“你要是真的那么认为就错了。”校长靠在椅子上,“那家伙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而忽视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就比如这次,表面上用凯撒激起其他人的不满,同时也把自己放在了风尖浪角。”校长推过去一张照片,“而她,就默默澹出了所有人的视角。”

“陈墨童?”副校长想起了这个大一女生的名字,毕竟她可是自己儿子一直惦记的人啊——惦记着如何扣下她的法拉利,还校园一片清静。

校长点头:“没错,如果没有凯撒的话,那么她就是名单上的第四个候选人。滨海圣诞夜那天,她虽然脱离指挥独自行动,但也成功的引走了敌人,解除了滨海的危机,这份功绩让她拥有一份候选人的名额。但是这份名额,还有她的任务报告,被弗罗斯特以校董的权限扣下,并让她渐渐的澹出其他人的视角,仿佛不想让他们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似的。”

副校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如果我没记错,她的资料上言灵的那一栏,是无吧?这简直就像个……”

“普通人?”校长往前伸了伸身子,“这就没有让你想到什么吗?”

接着,他自己答道:“一千五百年前,‘大地与山之王’阿提拉进攻西罗马帝国,去收回远古时他的封地:‘世界之殿’罗马城。但是在经过一场残酷的大战,在当时的秘党主力‘圣堂国教骑士团’全军覆没的情况下,还有着余力的他却收兵离开了。离开时,他带走了‘普通人’的霍诺利亚公主……”

……

“在一座城和一个人之间,龙王选择了后者,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的,这会是龙王死亡的倒计时。”这本该属于是本科阶段的课程,在预科班却是被提前讲述的。毕竟课堂上的这些小家伙们,都已经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了。

倒数第一排靠窗的位置,夏弥看着窗外的星星叹了口气。为什么明明是美国贵族学校的预科班,却要像华夏普通的高中一样上晚自习。

夜晚的风吹动她的发梢,素白的脖颈让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她就像是每个男生在学校里都会暗恋的那种女孩一样,这一幅岁月静好的样子,让几个偷看她的男生眼睛都看直了。

“夏弥!”老师发现了她的走神,“你能告诉我这位柔弱的公主是怎么杀死不可一世的龙王的吗?如果你有听课的话你因该会知道的。”

畅想中文网

不情愿的站起来,偷看前桌偷偷立起来的书本,她吞吞吐吐的说:“额……通过长久以来的下毒,然后……然后配合另一名混进来的刺客,在他和那个刺客的大婚当天把他给卡察了。”

“看来我说的也没那么无聊。”老师让她坐下,继续说,“龙王因为感情而死亡,这虽然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似乎并没有其他的解释……”

夏弥吐了吐舌头坐下,同桌的女生偷偷的凑过来:“龙王死亡与心爱人之手,这听上去相当的凄美啊!”

十六、七岁的女生就是这样,只会忽略很多残酷的东西,去关注她们认为美好的一面。然而自己现在也不得不和她们一样。

“能让龙王也迷恋的人,一定是个极其美丽的公主吧?”同桌还在做着她的梦,然后像是清醒了一下,“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没有夏弥你漂亮!”

“这是肯定的呀!”接受了称赞的夏弥注意老师的动向小声的附和,“但是她可是让龙王爱上的人哎……”

哼!有人在嗤笑,这怎么可能呢?

相关推荐:满唐红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我的粉丝只是老了,不是死了从体术开始纵横诸天怪诞直播:从荒野山村开始修仙就是这么科学核动力剑仙终焉之剑大技术霸主系统一抹匠心瑶琴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