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提取副作用 >我能提取副作用

第三百六十一章 老少皆宜

春节后,不到一个月,卫康就收到了消息,有四款药物已通过审批,可以正式上市了。

分别为骨吸收抑制剂,助孕药,幽门螺旋霉素,以及白内障特效药。

骨吸收抑制剂在他意料之中,这款药物在宇航员身上得到了优良的药效验证,而且针对老年人等特殊人群的重症,属于临床急需药物,因此能够优先完成审批。

助孕药同样也走了绿色通道,通过审批上市了。

这大概是能够促进生育率的原因。

不过,生育率下降这事,不仅仅在国内,国外也很普遍,俨然已成为全球头号难题。

想要凭借一款药物扭转局势,恐怕有点强人所难。

他摇了摇头,表示不太看好。

要知道,现在人都很实在,没有实打实的好处,很难多生孩子。

反而是见到了真金实银的三清员工们,生育率节节攀升,据说二胎普及率已经超过90%。

他这款新药能做到延长女性生育期,增强男性精细胞活性的效果,已经算为提高生育率出大力了。

至于幽门螺旋霉素和白内障特效药,这两款都属于有明显优势的创新药物,而且属于国内首创,果然通过了快速审批。

以三清在国内医药界的地位,已经可以在药监局享受特殊的帮扶政策,加快新药的审批上市了。

至于其他三款药物,都已拿到临床三期试验报告,上市应该也快了。

按他的估计,上半年应该都能正式上市。

那么接下来,就要在国内临床三期的基础上,申请海外临床试验了。

卫康估计,这七款药物的海外市场也会相当可观。

虽然市面上不乏类似效果的竞品,但三清的新药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少,起效更快,绝对能抢占山头,大肆捞金。

想到这里,卫康满意地笑了。

很快,三清正式宣布了这四款药物的上市消息。

瞬间,引发了全网热议。

药企同行们自然是心头大震,为三清可怖的研发能力而深深忌惮。

一些竞品厂家,更是如临大敌,一个个咬牙切齿,积极思考应对之策。

只能是先降价了,从最简单的做起,看能不能承受着这一波冲击。

医生们则纷纷传阅临床试验数据,为其疗效震惊不已,同时也跃跃欲试,想要先用在一些严重的病患身上。

大部分医生对于病人的治疗,都是采取比较保守的策略的,除非病人吃现有的一线药物效果不理想,才会尝试新上市的药物。

所以,三清的上市新药,能让医生主动开给病人,除了医药代表们的努力,也是因为一贯的良好口碑,在医患中建立了长期而坚定的信心。

至于网友们,看着三清一口气公布的四款新药,瞬间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不像药企,反而像一口气发布了四款新产品的手机厂商发布会。”

“我已经麻了,三清每年的新药真的是层出不穷啊,时不时就能刷新一下我的眼界。”

“有一说一,三清出新药的频率,跟手机厂商出新品的频率比起来,简直是吊打一切。”

“年度之谜,三清为什么这么强?”

“应该是天价研发投入的缘故,三清不缺钱,给员工开的薪水都很高,属于行业顶级水准,比互联网大厂也不差,自然能吸引最好的人才,有钱有人不出成果才怪。”

“虚假的药企:十年投入十亿,研发一款新药。真正的药企:一年投入百亿,研发十款新药。”

而在所有人中,最高兴的当属病人和家属了。

“妈,你的骨质疏松终于有救了。”一个坐在电脑前的中年男人有些哽咽地说道。

“爸,别做手术了,你的白内障可以吃药治好了。”一个刷着手机的女孩一脸欣喜地惊呼出声。

“卧槽,终于可以不用吃四联药了,该死的幽门螺旋杆菌,给老子爬!”一个年轻男子冲着手机屏幕,恶狠狠地咒骂道。

“太好了,三清出了一款助孕药,据说能促进怀孕,尤其适合大龄夫妻,老婆,咱们再试一次看看,我感觉这次吃这个药肯定能行。”一个神情憔悴的丈夫兴奋地跑进卧室,紧紧地抱住了妻子。

这样的场景在全国各地不断地发生,无数患者都激动不已,眼巴巴地等待着新药的上市。

《金刚不坏大寨主》

而等四款新药如期上市后,患者们第一时间冲到了医院,要求换成三清的新药。

高远就是其中之一,他自从收到孙小诗的消息后,就第一时间去了医院检查。

果不其然,不但检查出严重的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而且还有长期的慢性胃炎。

医生告诉他,如果不是因为年轻身体好,以这个超标程度,早都得胃癌了。

听到这话,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后怕不已。

由于他工作很忙,吃饭很不规律,总是有上顿没下顿,还老吃冰箱里的隔夜外卖,导致胃一直都有点不舒服。

他一直以为是小毛病,忍忍就过去了,没太在意,原来竟然有这么大的危害。

幸好发现得早,才没有拖到病情严重的地步,酿成大患。

这时候,他也清楚了,自己这病不可能是吃喜酒吃出来的,孙小诗一家跟自己同桌就餐,很可能是真的被传染了。

于是,犹豫了几天以后,他怀着内疚之心,给孙小诗发了道歉短信。

孙小诗倒也没怎么怪他,反而洋洋自得地说自己正在吃药,很快就能彻底根治了。

高远也没在意,呵呵一笑:“我也在吃药。”

孙小诗提醒道:“这个病菌很容易传染,你最好家里人也去检查一下。”

“我参加完婚宴就直接回来上班了,没回家,所以不用担心传染给家人。”

“那就好,希望你早日痊愈。”

“你也是。”

高远发完消息,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干呕起来。

“你妹,这药吃着副作用还挺大的,嘴巴里还一股金属味儿,真不是人吃的。”

他骂骂咧咧地想道,但也没有办法,只有捏着鼻子继续吃下去。

好在年轻,这些不适都能忍受,总算吃完了一个疗程。

去医院检查一看,确实效果不错,HP检测已经是阴性了。

高远兴高采烈地回家,给孙小诗发消息:“我已经治好了。你呢?”

“我也好了。”

“这个药吃下去反应好大,你吃的时候有没有觉得难受?”

“四联药是这样的,不过我吃的是三清新出的抗生素,所以没有什么感觉。”

高远顿时愣住了:“厉害,三清的新药你都能搞得到。”

“没有啦,我是参加临床试验的试药人。”

高远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可惜我没名额,也没时间,否则我也想吃你这种药。”

“不管哪家的药,能治好就行。嘻嘻。”

“嗯,”高远点点头,没再多说。

但是,过了几天,他又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腹部疼痛,顿时脸色一变。

“卧槽,不会吧,怎么又痛起来了?难道复发了?没这么倒霉吧。”

没多久,医院的最新检查证实了他的猜测,HP检测又复阳了。

看着手中的检测报告,高远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掏出手机,给孙小诗发起了消息。

“小诗,那个你参加的临床试验还有名额吗?我该怎么申请啊?我的病特么又复阳了,好想死啊,真的不想再吃那该死的四联药了。”

孙小诗很快回了个流泪黄豆表情:“不会吧,你好惨,可惜临床试验已经结束了,你只能等新药上市了,不过应该快了,就在这一两个月。”

高远瞬间心死,只好乖乖去开药。

然而,在又一次上吐下泻之后,他狠狠地下定了决心。

“尼玛这药我不吃了,吃了比不吃还难受,那我吃个屁啊。”

“我还是等三清的新药上市吧,不吃药只是有点胃痛,吃了药整个人都瘫了,反正这么久了,我肯定忍得住,都习惯了。”

半个多月后,高远终于等来了三清的新药。

他第一时间就飞奔医院,很顺利地拿到了两盒幽门螺旋霉素。

按照医嘱吃了一周,再去检查的时候,已经好了。

不过医生并未掉以轻心,由于担心病菌会卷土重来,便让他一个月后再去复查。

高远在忐忑不安中又等了一个月,终于在复查中确认,病菌已经彻底根除了。

他一下蹦得老高,立马就给孙小诗发去了感谢消息:“谢谢你,还是三清的药管用,我的病终于彻底好了。”

突然,他想起过年一起吃席的老同学,很可能也被传染了,不禁有些汗颜。

赶紧掏出电话,一个一个地通知老同学。

幸好他的病已经彻底好了,可以让老同学按照自己的办法治疗,不怕被骂了。

******

杭市,城东一老旧小区。

天色已晚,谢风提着一袋食物,穿过昏暗的楼道,回到家中。

他是一个小公司的普通职员,由于早年离异,带着两个孩子成为了单身爸爸。

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4岁,都很乖巧懂事,给他暗澹的生活增添了一丝色彩。

刚进门,就看到两个孩子朝着自己看过来,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只不过,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走一步停一步,慢腾腾的,还伸着手,像是在摸索着什么。

谢风心中奇怪,不禁问道:“你们俩怎么了?”

老大脱口而出:“爸爸,我看不清楚地上的东西。”

谢风一愣,赶忙问道:“你在学校也看不清楚吗?”

两个孩子都点点头,一脸委屈道:“老师写在黑板上的问题我们都看不见,回答不了还被说。”

谢风顿时心中一沉,拉过孩子,仔细观察,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难道是遗传性近视?”他由于患有近视,听说近视也有一定的遗传倾向,比较担心这个。

“周末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

谢风很快下定了决心,不管是近视也好,还是其他问题也好,这都影响到孩子的学习和走路了,不去看医生不行了。

周末,他带着孩子去了医院的眼科门诊检查,很快医生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桉。

“什么?先天性白内障?”谢风顿时一脸懵逼,白内障不是老年人才得的疾病吗?怎么四岁的孩子也能得这个病?

医生是位老大爷,十分和蔼可亲,说道:“没错,你应该早点带孩子过来,他们现在已经比较严重了,需要尽快治疗,如果不及时治疗,对眼球的正常发育将会产生严重的影响。”

谢风这才从自责中反应过来,赶紧点头道:“好的,这都是我的错啊,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医生沉吟道:“一般来说,我们会推荐做手术,手术很小,而且很成熟了,两个孩子的眼睛通过手术治疗,再配合弱视训练,能达到比较好的治疗效果。”

谢风马上问道:“这个手术贵不贵?能报销吗?”

医生摇摇头:“比较贵,大概要一两万吧,属于自费医疗,不能报销。”

谢风顿时有些心虚,他一个人养着两个孩子,工资也不高,每个月基本没什么存款,两个孩子手术费就得好几万,这对他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

他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可能超出我的经济承担范围了,还有别的办法吗?”

医生犹豫了一会道:“如果你经济条件有限的话,那就吃药治疗吧,正好三清新上市了一款治疗白内障的药物,临床试验的数据还不错,但是我手上暂时没有病人吃过这个药,所以疗效如何,我也没把握,只能先吃了看看。”

谢风对吃药还是做手术没有什么偏好,主要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承担得起两个孩子的治疗费用,于是赶紧点头。

“没问题,我先给孩子吃药试试,实在不行,实在不行,”他咬咬牙道:“再手术吧。”

医生点点头,刷刷开好了药方。

“对了,”谢风想起一事,追问道:“这个药能报销吗?”

医生再次摇摇头:“不能,刚上市,还没进医保。”

他见谢风一脸失望,便安慰道:“你放心,这个药不贵的,比手术费要便宜很多。”

“我先给两个孩子开两周的药,大概四百多块钱。”

“好的。”谢风听到这个数字,忍不住捏紧了双手,但还是点了点头。

很快,他交完费拿着药,带着孩子走出了医院。

看着塑料袋里轻飘飘的四盒药,他忍不住苦笑。

就这么四盒药,40片小小的药片,就花了400多块钱。

顶得上他和孩子快半个月的伙食费了。

这年头,看病吃药是真的贵啊。

“哎,”谢风摇摇头,安慰着自己:“总比做手术便宜,几百块忍忍还能掏出来,几万块钱那才是真的出不起,而且这药是三清集团出产的,牌子货,效果应该差不多哪去,起码孩子的病情不会再恶化了吧。”

吃药头几天,孩子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反应看东西还是看不清,感觉隔着一层毛玻璃。

这不禁让他有点怀疑药物的疗效。

转机发生在一周以后。

他再次买菜回家,发现孩子走过来的时候,没有再扶着墙了,步伐也快了些。

瞬间又惊又喜,仔细询问后,发现孩子的视力确实变好了一点。

以前看东西很模湖,看不清楚,现在则是看东西已经隐隐有个轮廓了,虽然还是不够清晰,但比起以前看什么都是模湖一片,已经好了很多。

两盒药都吃完后,两个孩子的视力已经恢复了许多,相当于五百度左右的中度近视,这比起以前睁眼瞎的程度,已经是质的变化了。

谢风激动不已地再次去复诊,一进门就连连道谢。

“医生,太感谢你了,孩子吃了药,已经好了很多了,麻烦你再给仔细检查一下。”

医生顿时一惊,检查完后,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半响,才一脸震惊道:“这药效果确实强,我还从来没见过好得这么快的病人,现在两个孩子的晶体浑浊程度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我再给孩子开一个疗程的药,看看接下来效果怎样。”

他也是从临床试验报告上看到这款药的效果,对具体疗效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

直到今天亲眼所见,才真正地惊到了。

谢风又拎着四盒药回了家,只不过这一次,他把药揣在怀里,好像抱着一袋宝贝一样,舍不得松手。

他现在对孩子的病情很有信心,相信只要继续吃下去,肯定能好。

果然,两周后的某一天,老大突然走到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好一会才惊喜地叫了出来。

“爸爸,你嘴巴上长了个水泡,我看到了!”

谢风心中一阵狂喜,忍不住呵呵傻笑起来。

老二也跑了过来,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指着鼻子说道。

“爸爸,你笑的时候,鼻毛伸出来了。”

说完凑过来仔细数了起来。

“一根,两根,三根……”

“哈哈哈!”谢风仰天大笑,勐地抱紧了两个孩子,一时涕泪纵横。

“谢天谢地,你们终于好了。”

相关推荐:九阴九阳人在秦时,君临天下武侠世界从厂花开始青云仙途红楼之挽天倾重生之科技狂潮重生之科技新贵抗日之浴血战神我的重返2002三国之我不是蚁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