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435 魔王们

今夜并不是月圆之夜,神秘的月亮无法帮助托比更加深切的了解安德罗斯的魔鬼。

但偏偏也是因为这一点,让托比在变为木乃尹的一瞬间感到庆幸。

他能感觉得到,如果自己真的在满月时尝试如此危险的方法,只会让他自己突破那层半个魔鬼的限制,变得与安德罗斯的魔鬼没什么两样。

这是满月带来的影响,而诞生魔鬼的仪式魔法偏偏又和满月有着联系。

托比完全没有做好变成真正魔鬼的准备,那是连格林德沃都不肯尝试的危险举动——他也只不过是把自己当做容器,好让众多的魔鬼们能栖居在自己身上。

好在今晚不是满月。

法老面具依旧对托比有着不利的影响,会让他迷失自我,变成一具冰冷的木乃尹。

但刚好是半个魔鬼的身份,让托比能够把不利的影响排除在外,用不着变得像是其他木乃尹一样狂暴,也可以抗拒法老面具的操纵。

更别提托比还直面过死神与梅林,这更让法老面具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也算得上是战胜过死神的人,这是比什么都要更加直接的魔法较量。

总得来说,在撇清所有不利的影响后,一个真正无情的托比诞生了。

他心里突然没了任何感受,再也不会有愧疚,感激,与憎恨。

或许这就是格林德沃想要达成的目的,一个永远也不会再受他人影响的黑魔王。

----------------------

在仔细体会了一会儿此时的状态后,托比意识到自己是在不断的下坠。他的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片深沉的黑暗。

在这片黑暗中,托比感觉不到任何的方向,他甚至没办法判断自己是在从哪个方向坠落。

【这是连接魔鬼的通道,我必须挺过这片黑暗才行。】

托比心里涌现出这个念头,他的思路从未如此清晰过,也是许多年来头一回不再为死神感到困扰。

什么也影响不到他。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托比抬头看到自己的头顶出现了一颗亮晶晶的星星。然后星星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更加接近以后,托比才终于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以倒栽葱的姿势坠进那颗星星里面,他的身子完全是倒转过来的,脑袋陷进泥土里,身子直挺挺的直立着,像是一颗刚刚才被种好的树。

这时,在托比的耳朵里传进去什么声音。

“梅林的遗迹......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双手抓住托比的脚踝,没等经过托比的同意,就一把将他从泥土里面拽了出来,并且托比的身子还被对方来回用力抖了抖,有些像是在甩刚洗好的衣服。

托比面无表情的在空中摇摆,他瞥见对方的面容——这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还在霍格沃茨。

“海格?”托比出声询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对方终于停下了。

这个人有两米多高,身子魁梧的不像样,胡须也浓密的吓人。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很难判断是质量不好,还是对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衣服,所以才给撑破的。

“海格?”

这个人盯着托比瞧了一会儿,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那是谁?我的名字是安德罗斯。”

这一刻,托比什么都明白了。

安德罗斯肯定有着巨人血统,所以他才会有能力召唤出巨人大小的守护神——而且巨人的心思天生更加单纯——更多的时候是狂暴,也可以说成是头脑简单。

这种人最适合守护神一类的魔法了——前提是如果他们能够做到的话。

托比瞧着被安德罗斯插在腰带上的木棍——那应该就是安德罗斯的魔杖,小孩子都可以用它当球棒了。

“我是安德罗斯。”

安德罗斯又重复了一遍,他脸上的表情越发迷茫:“不对,我是在和谁说话.......我得快点把东西找出来,东西在哪了?”

安德罗斯突然开始翻起托比的口袋,托比刚打算往后退,可接着他就见到了十分奇异的一幕。

明明在他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可安德罗斯总能拿出来一扇扇比托比身子还要大的门。

这些都是梅森门,但此时许多梅森门都还没有成熟,安德罗斯在仔细辨认过后又把大部分梅森门重新塞回到托比的口袋里面,直到最后拿出完好的一扇。

“就是这个了。”

安德罗斯抱着木门兴奋的说:“只要有了这东西,我就能赌赢海尔波那个家伙了。”

【赌赢?原来他和海尔波认识?】

托比心里面忽然浮现起他自己曾经湖弄海格的一幕——又或者是许多幕,海格有些时候实在好骗。尤其是在托比上学的时候,他在惩罚那些坏小子时就经常用海格当做借口。

《控卫在此》

为此邓布利多还额外警告过他不许再欺负学校的猎场看守。

【安德罗斯应该也是被海尔波骗过去了......】

在心里面涌现出这个念头以后,托比眼前的画面开始发生翻转,随后一下子变成另一副场景。

托比没法动弹了——他立即意识到这一点。

他能够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水波涌动的响声,脚下也有潮水在不断淹没他的脚踝——除此之外,他眼前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人安德罗斯。

而另外一个人,在安德罗斯的对比下,看起来竟然只有婴儿大小。

那是一个天生有缺陷的侏儒。

“瞧瞧看。”

安德罗斯指着托比神气道:“看看我找来了什么,是梅林留下来的宝藏,而且还是从树上长出来的——你敢相信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吗?梅林种下了一棵树,上面长满了门——”

侏儒阴恻恻的打断道:“那你为什么不把那些门全都带回来?”

“因为它们还只是幼苗,我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

看来安德罗斯是一个热爱植物的翻版海格——听起来还不错,只要安德罗斯别随便种下那些会致命的种类就行。

托比脑子里浮现出一副画面——操场上长满了魔鬼藤和打人柳,海格一边躲避着抽打和袭击,一边开心的向学生们介绍这些恐怖的事物——不过这好像和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没什么两样。

“蠢货!”侏儒大声辱骂道:“你个没长脑袋的家伙,那么珍贵的植物居然不全都带回来——告诉我它们在哪?梅林的宝藏究竟藏在哪?”

他跳起来用力提着安德罗斯的小腿,可安德罗斯表现得完全不在意。

“万一在运回来的时候那棵树死掉了怎么办,我都没敢把土扒开看它的根须——那真是好大一颗树啊。不过你就别想着能亲眼见到它了,我是不会让你有机会接近那棵树的,免得被你连根挖走——它会不开心的。”

侏儒满脸不敢置信的盯着安德罗斯。

“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凭什么好运只会卷顾你......”

“别灰心啊,海尔波。”

安德罗斯终于说出对方的名字。

这个侏儒就是海尔波。

“虽然你没什么优点,但是你还欠我一个赌注没还呢。”

海尔波被气得不得了:“你在跟我开玩笑?你个没头脑的——”

他快要被安德罗斯糟透的逻辑气死了。

可安德罗斯在这一刻变得十分认真,他盯着海尔波看,没有移开目光。

海尔波有些被吓到了,他磕磕绊绊的说:“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是魔法守恒法则,我从那些老家伙嘴里偷听到的就是这件事。”

“魔法守恒法则......”安德罗斯收回目光,他认真思索了一会儿。

“果然是这样。”他接着说:“我就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没法解释的问题,原来原因在这儿......看来我得去这扇门里好好看一看了,那里面没准有梅林留下来解决问题的线索。你要跟着一块来吗?”

“我就不进去了。”海尔波有些畏缩的说,可在他的眼里全都是记恨与不怀好意。

“我今天没吃午饭,没力气冒险,还是等下一次好了。”

如此荒唐的理由竟然得到了安德罗斯的赞同。

“确实应该按时吃饭,就算我在寻找梅林宝藏感到时候都没有忘记这一点——那你就现在这等着吧,我去门里瞧一瞧,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

随后,安德罗斯径直朝托比走了过来。

他抓住托比的一条胳膊,然后往怀里一拽,翻到另外一边。

十分诡异的一幕就此呈现在托比眼前——他的身体被绕着右脚转了一百八十度,但体内的半个魔鬼却留在了原地。

二者的手臂连接着——托比明白过来,在上一幕场景中,他变成了梅森树。

而在这一幕,他变成了梅森门,安德罗斯还把他打开了。

安德罗斯凑近仔细观察了一下托比的魔鬼,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抽出腰间的木棍,甩了一下喊道:“呼神护卫!”

一个巨大的守护神凭空出现在湖泊边——此时能够正对湖泊的托比已经把这处地点认了出来——这里是尼斯湖,也是在更加久远的年代,麻瓜出身者们用来躲避迫害的地点。

梅森门在尼斯湖边开启了。

安德罗斯随口冲海尔波喊了一声:“反正你也要吃午餐,记得把我那一份也准备好——我可以用来当下午茶。”

随后,安德罗斯让那个庞大到看不清是什么的守护神与自己一同行动,神奇的消失在托比的魔鬼中。

【魔鬼的记忆与正常使用冥想盆不同,我不止是观察者,也是参与者。只是参与的方式......有些奇特。】

这时,身后传来的低语声打断了托比的思索。

海尔波又开始接连不断的辱骂起安德罗斯,他有些说过的脏话托比一辈子也没听过,但其中有一个他听明白了——泥巴种。

托比记得安德罗斯是一名麻瓜出身者,他幸运的变成了巫师,巨人血统也没有影响他过深,并让他得以发挥出强大的实力。

在辱骂了好一阵子后,托比听到有什么东西被碾碎的声音。

“我受够了......”海尔波用前所未有的嫉恨说:“我受够呆在这个魔王身边了,我要想办法杀死他,毒药就不错,这个蠢货一定尝不出来......”

托比想到了之前他意外与安德罗斯交谈的那一幕。

“海尔波。”他忽然喊道:“安德罗斯是巨人,用一般的毒药根本杀不死他!”

海尔波愣住了。

“你说的对......”他喃喃着说:“那个蠢货有巨人血统,连巨怪都没有他的力气大,那我该怎么做才能把他杀死。”

“把门毁掉。”托比接着说:“这样安德罗斯就会永远被困在门的另一边了。”

“好主意!”海尔波兴奋起来:“只要我把这扇门毁掉,只要我把梅林的宝藏毁掉......梅林的宝藏......不行,我不能这样做,这是梅林的宝藏,它属于我,必须得完好无损的留下来。”

“可是为什么呢?”托比又说:“你很敬仰梅林吗?万一他留下来的只是垃圾呢?”

“别说了。”海尔波又回去继续把毒药块碾碎,他摇头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我得把安德罗斯亲手杀死才行,这样才能让我做出第一个魂器。我已经想出办法了,肯定能够成功。”

“让他的死,帮助我得到永生。”

-----------------------

伦敦。

这里是某栋寂静的住宅。

住宅的主人早已把这里遗忘,他们被消除掉了所有的记忆,还用了一个十分合理的借口离开这里。

在这之后,这栋住宅就一直空置着——至少在周围的麻瓜眼里是这样,变成了一件很难卖出去的资产。

隔音咒将房子内外分开。

客厅里,化身成慈祥老人的海尔波翻阅着手中的《唱唱反调》,他看到了一则广告,是托比即将发售新书《古代魔法与黑魔法》的消息。

签售地点是在丽痕书店,每个参加的书迷都会被赠送一份价值不菲的见面礼——为了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托比还真是煞费苦心,为此艾尔埋怨了他好久的时间,不停反复念叨就不能找一个不那么花钱的爱好吗?

在大致翻阅了一遍最近的新闻后,海尔波将杂志合上,把它放在茶几上,然后拿起一杯热好的红茶,缓缓沿着楼梯走进地下室里面。

灯打开了,似乎海尔波对麻瓜世界的一切早就已经熟悉。

在地下室的中央,伏地魔被固定在一个十字架上,手掌与脚掌都被钉子戳穿,还在不断往外渗出鲜血。

鲜血缓缓汇聚成一股细流,流淌在十字架底部的坩埚里,沸腾的蒸汽徐徐上升,犹如鲜血般浓郁。

海尔波端着茶杯默默欣赏了一会儿的时间。

“你让我想起了一位老朋友。”

他微笑着说。

“当年,我也是用这个方法将他折磨死的。”

相关推荐:女施主请留步激荡三十年女配她逆袭了快穿之女配她又作又飒千金女配她有套路预警系统洪荒第一鸦骸骨灰烬玄幻:最强防御升级系统遇到诡异,我的器官觉醒了权谋天下:姑姑太撩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