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神,长枪依旧 >原神,长枪依旧

第五百四十八章 暗夜的前奏曲

“唔啊啊啊!”

离岛的海岸上,看着眼前朝着自己扑来的黑狼,荒泷一斗被吓的大叫出声。

久岐忍脚下垫步向前,手中短刀如同樱花一般飞舞。

几道雷光闪过,直接将扑上来的兽境猎犬逼退。

“老大,你认真点,这可不是在稻妻城里打牌。”

看见荒泷一斗那一惊一乍的模样,久岐忍顿感有些无语。

明明是一个队长级的强者,怎么真打起来发挥的作用还没她来的大。

“嘿嘿,我这不是没见过这些小东西吗。”

荒泷一斗自知失态,赶紧打了个哈哈。

却见那兽境猎犬受了久岐忍一道雷光之后,顿感吃痛,与两人拉开了距离。

但荒泷一斗哪是这般好相与的,刚才想对他出手,那就直接留下来好了。

长角的鬼族大步向前,一道昏黄色的光芒闪过,一柄暗红色的巨剑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此剑名为龙血,是他从一个山头上翻腾出来的东西,据说此剑受过龙血的祝福,刀枪不入,而且对雷系与火系的元素力有一定的增幅。

但对他这个岩元素力的操纵者来说就没什么意义了。

他只是瞧上了这东西结实,足够他折腾。

“哈!”

荒泷一斗大叫一声,手上也没有任何的招式,就是操着巨剑向着眼前的兽境猎犬毫无保留地拍了过去。

见状,兽境猎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拟人化的不屑。

连元素力都不用就像撼动它?真是痴心妄想。

兽境猎犬的爪牙上闪过一丝雷光,朝着迎面而来的巨剑挥舞过去。

只见红色的龙血剑在荒泷一斗的力量加持下如同一阵狂风,勐地拍向了眼前的魔兽。

“彭!”

一道沉闷的声音过后,龙血剑的剑身毫无保留地拍在了魔兽的身上。

顷刻间,兽境猎犬的身体就像炮弹一样被轰向了远方,消失在了海的另一头。

“哈哈,全垒打!”

荒泷一斗大笑一声,看着久岐忍的眼角不自觉地抽动。

该说不愧是鬼族吗,肉体力量居然如此强横。

“老大你别得瑟了,说不定之后还有怪物会冲过来。”

久岐忍话音刚落,一颗小小的光点便从她的体内升起,飘向高空。

“这是什么?”

无独有偶,荒泷一斗身体内也浮现出了一颗同样大小的光点。

在夜幕之下,光点如同萤火虫一般,如此的显眼。

不仅仅是人类,就连一旁的石头、树木身上也飘出了相同的光点。

两人同时抬头望去,只见离岛上的各处都弥漫着同样的光点,它们同时向天外飞去,像是逆流而上的光之瀑布。

光点慢慢地向着高空飘去,在夜空下汇聚成一道美丽的银河。

鸣神岛上的所有人此时都放下了手中的物件,抬头仰望星空,就连一直闷在家中的稻妻城居民们也纷纷从屋内探出了头,看着眼前这一幕奇特的景象。

只见光点浮上高空后并没有停滞,而是化身成了它们本体的样子。

山川、草木、河流,行人,原野。

一幕幕相同的存在在众人的头顶被光点一一演绎。

一幅鸣神岛的画卷在众人的头上逐渐拉开。

那样子就像是鸣神岛上的所有事物都被同比投映到了高空之上,让人不由得啧啧称奇。

目力超群的荒泷一斗很快就在高空之上找寻到了自己的身影。

他掐腰对方也掐腰,他蹲下对方也蹲下,一时间竟然自己跟自己玩了个不亦乐乎。

wcxsw.org

“哈哈哈哈哈,这下全鸣神岛的人都能看见本大爷的身姿了!”

不同于兴高采烈的白发鬼族,久岐忍看着眼前这几乎等同于奇观的一幕,眉头紧锁。

海市蜃楼?不对,谁家的海市蜃楼会出现在头顶上。

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通这奇观出现的逻辑。

“嗯?那是...乌云?怎么那么大一片?”

眼尖的荒泷一斗突然注意到在天空倒影的鸣神岛旁飘来了一朵大到无边无际的黑色云朵。

在一片夜幕之下,乌云遮蔽了星光,延绵到了天边,连同海水一并染成了漆黑的夜色,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看见乌云的到来,久岐忍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像是雨后的竹笋一样,纷纷从地里冒出了头。

忽然间,一座倒立的山峰从乌云间探了出来,引得荒泷一斗一阵惊呼。

“哦哦哦!乌云里竟然藏着一座山!”

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将一座山峰藏在乌云之中,这让他感到十分的好奇。

但很快,接下来的场面就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天空中的乌云随风荡漾,突然间,一轮圆月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蒽....鞥~”

如同来自远古的歌声在夜幕下回响在众人的耳边。

似是诉说,似是吟唱。

荒泷一斗在此刻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战栗,身体也止不住地打颤。

“那是...什么东西!”

白发鬼族的大腿疯狂地打着哆嗦,甚至根本无法维持站立的姿势,只能半跪在地。

一旁的久岐忍也没有好到哪去,甚至肉体凡胎的她比起荒泷一斗更加不如,整个人都要伏到了地里去了。

“eng....eng....”

天空中的乌云逐渐散开,露出了其背后隐藏的存在。

一条黑色的鲸鱼以夜幕为海,穿行在无边的天际之中。

那一轮圆月不过是它的一只眼睛,一座山峰不过是它裸露在外的一根牙齿。

它的身躯庞大到足以盖住天空中倒影的鸣神岛。

与其相比,地上的所有人类都像是蚂蚁一般渺小。

从它身上下意识散发出来的气息就使得鸣神岛上的众人情不自禁地下跪,就像是在迎接着暗夜之中的君王。

天守阁外,八重神子暗咬银牙,死死地盯着高空之上的那道身影,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名字。

“吞星者,布提斯。”

————

目光扫过站在远处全神戒备的少年,影抬起素手,轻轻撩动耳边的长发。

“以你现在的力量还远不足以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我很开心你能在意我,但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只有无边的危险。”

仅仅一个交手,影便将白启云所掌握的力量尽数摸清。

除了钢之神的气息之外,她还在少年的身上捕捉到了许多老朋友留下的痕迹。

很显然,她并不是第一个见到白启云的故友。

那些个老家伙估计就是想看她出糗的模样吧。

影轻轻地摇了摇头,将脑海中某个不正经的吟游诗人甩了出去。

闻言,白启云收回手中的长枪,将两杆长枪同时握在手中,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他知道,凭借武力他几乎不可能战胜眼前的存在。

但正因如此,雷神才是他拦在他身前的遥不可及的高峰。

是他必须跨越过的存在。

白启云眉间微敛,垂下头,用长枪划过地面,留下一道痕迹。

“确实,你说的很对,但有一点你忘记了。”

“什么?”

“我可不是你印象中的那位钢之神,她有她的行事风格,我也有我的理由。”

白启云浑身一震,将长枪向着身后一挥,卷起一阵狂风。

少年面色坚定,眼中彷若星辰流转。

“就是因为我有不能在这里退下的理由,所以才会站在这里。”

此言一出,影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像,太像了。

即便是如今尚且弱小的少年,此时在他的身上影却看出了未来的钢之神的影子。

如若不是如出一辙的坚持,数千年前的稻妻也不会存在于此,诸多魔神也不会得以保存性命。

甚至五百年前的他也不会消失。

如果说这一切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这份灵魂千百年来却不移不变的勇气与坚定吧。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放你过去了。”

影双目中闪过一丝阴霾。

让这种尚且弱小的家伙参与进魔神的战争中,那简直就是送死。

还不如由她来亲手打断他的四肢,这样还能保他一命。

霎时间,一心净土内的气氛又变的紧张焦灼了起来。

————

“吞星者?”

受到了来自天空深处的威压,荧也不得不落到地面上,这样能减轻许多负担。

“嗯,那是魔神战争时期曾被钢之神击败后放逐的魔神,传闻中拥有吞星的权能,可以轻易毁灭一片大陆。”

有关吞星者的记载,在典籍中也只是寥寥数语。

但八重神子脸上凝重的神色可是丝毫做不了假。

那如同漫天夜幕一并压下的沉重气息,仅仅让她维持站立都感到了些许的困难。

她都如此,那更别提别人了。

现在在场的人只有她跟荧以及珊瑚宫心海还能勉强维持站立,至于神里绫人...他现在在地上半跪着很悠闲。

与旁人不同,在见到那通天般魔神的权柄时,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轻松。

幸好他之前以‘沟通下属’的名义将绫华跟托马派去了稻妻城外。

到时候那边面临的压力肯定比这里轻松得多。

突然间,众人身上的压力骤然一松。

奥罗巴斯无聊地甩动了尾巴。

“那个家伙还是这么臭屁,也不知道是不是暗之外海的下水沟把它灌坏了脑子。”

言语间虽然满是瞧不起对方,但一双蛇童却早早地竖了起来。

面对魔神级别的强者,以它如今的状态,几乎很难抗衡。

除非它重新取回原本的力量,否则根本就拦不住对方。

但那样做就意味着再次与天空决裂,到时候它就不得不跟昔日的吞星者一样,前往暗之外海。

而且即便是它取回了力量,也未必就能打的赢眼前这家伙。

要知道在远古战场上吞星者的凶狠可是出了名的。

像奥罗巴斯这样跑到海外避战的存在,还真的未必能打得过对方。

真是麻烦。

“小丫头,鹤观的胖喜鹊还没来吗!”

不过它打不过,还不能摇人吗,稻妻又不止它一个能打的。

奥罗巴斯张着反而破锣嗓子向浅籁礼叫唤道,全然没有半点魔神的架子。

还把小姑娘吓了一跳。

“听...听说他们早就出发了,我也不清楚他们在哪。”

对于鹤观岛一行人的动向,浅籁礼也知之甚少。

闻言,奥罗巴斯一甩蛇头。

“切,那只胖喜鹊还真靠不住。”

“胖头蛇,你说谁靠不住呢!”

就在奥罗巴斯小声滴咕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于天守阁外响起。

音浪中夹杂了阵阵雷光,让众人不禁捂住了耳朵。

只见一个身穿枫丹黑色礼服的男人正从前方缓缓走来,他的肩头上还蹲着一只小巧可爱的鸟儿。

不过鸟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在场的众人为之一惊,就连八重神子也暗暗抽动了嘴角。

这群老怪物们都是魔神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存在,在它们面前她也不过是一个小辈而已。

来者正是奥罗巴斯口中的胖喜鹊,鹤观岛曾经的图腾,雷光之鸟——卡帕奇莉。

通体紫色的小巧鸟儿扇动了两下翅膀,将吞星者散布在周围的气息尽数吹净,让众人身上的压力彻底消散一空。

见状,奥罗巴斯偏过蛇头。

“你这家伙不是取回力量了吗,怎么说好的压制三天变得连半天都不到了。”

迎着小蛇鄙夷的目光,卡帕奇莉冷哼一声,但还是凑到了珊瑚宫心海的身边。

“情况比预想中的要遭。”

“你的意思是...”

“暗之外海里的敌人很可能不止吞星者一个。”

闻言,在场的众人心下一凛。

这种级别的敌人不止一个吗。

就连奥罗巴斯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知晓卡帕奇莉性格的它知道,对方所说的不止一个绝对不是指那种弱小的魔神,而是真正的足以匹敌吞星者的强大存在。

蓦地,一道雷光于阴影中划过。

众人的身后响起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但现在站在几人背后的也就只有....

“灾难终究还是降临了吗。”

熟悉的声音让几人纷纷回过头去。

“影?”

看着迎面走来独自叹息的紫发女人,八重神子微微蹙起了眉头。

声音,外形,力量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对方身上那无意间透露出的温婉如水的气质却让她感受到了一丝违和。

那种气质不应该属于影,而应该属于另外一个人。

一个早已消失在稻妻的存在。

就连一旁的奥罗巴斯见到雷电将军的时候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惊奇。

“人偶的本能?不对,你是...”

对于小蛇的惊讶,此时的雷电将军回以了一个微笑,却没有回答。

她仰起头看向空中的黑色巨鲸,在天空的深处还有着更加恐怖深邃的气息一闪而过。

相关推荐:全京城都盼着夫君休了我电影角色避难所篮坛劲爆锋卫山窝里的科技强国暗恋它是奶糖味的洪荒:开局代管阐教,全成圣了?太易至尊医婿厚黑救世主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